« 2003年10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3年12月 »

2003年11月 归档

2003年11月12日

远方来信

布头娃娃:
我现在在冰天雪地的北方给你写信,这里人烟稀少,我要到下一个目的地以后才能把它寄给你。有人说小狐狸来过这里,我没有看到她,不过我好象发现了她留下的一点踪迹。

小狐狸说过有几个地方是她很想去的。我记得当时我还跟她说我们可以一块去那里,她听了很兴奋的样子。现在这里很冷很冷,加了冬衣,你真该看看我这付大熊猫的打扮。
玻璃人

布头娃娃:
我到热带了,太阳很毒,不用日光浴我已经晒成黑人了。汗如雨下,我一件一件脱去外套。背包不算沉。我在北方捏过一个象我的小冰人,可惜没法带给你看,因为离开那儿它就化了。有时候我觉得我也要化了。

这里热并且脏、乱,很难想象有洁癖的小狐狸能适应这儿。她总觉得我象他们。我很想她,还是没找到她,不过也许快要有她的消息了。

你们都好吗?Jerry回来了吧?我想会的。
玻璃人

终于有一天,布头娃娃截住了送信的老猫头鹰说:猫头鹰大叔,您可以帮我送一封回信给玻璃人吗?猫头鹰拍打着翅膀,表情很严厉:玻璃人行程不定,我可以试试带上你的信去打听打听他到哪一站了,能不能送到不敢保证。

玻璃人:
你好吗?你的信都收到了,大家都很记挂你。小狐狸还没有找到?

Jerry回来了。他现在很少和Tom吵闹,他们每天一起去散步。我不想散步了,因为你不在。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去爬一次月亮山,上次我没有看到风花。

我没有见过小狐狸,但她一定很好很好。
布头娃娃

布头娃娃:
老猫头鹰居然把你的信捎到我这了,真难为了他。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散步或者爬山呢。

小狐狸确实很好。我有一个不详的预感,就是小狐狸也许出了什么事。以前在魔法学院大家就排斥她。我父亲知道她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动物,他也不希望我和她往来。

我没有小狐狸的消息很久了,也许我以后都见不到她了。
玻璃人

2003年11月14日

绍兴照片

做活老人

按此阅读全文 "绍兴照片" »

2003年11月19日

今天我值班

亲爱的danzhu同学要离开两天,轮到我为我们的博添砖加瓦。

我去我们的JA社区转了转,现在那个地方我和danzhu基本上都很少发言(danzhu精力分散的离谱,尤其在她认识一批女八卦之后)了,简直变成一个询问和交流在哪买到JA改编影视作品的客户平台。不得不说这不只是我们的初衷,我们俩都要负责的。

至于上次的出行,danzhu问我的流水帐怎么样了,其实确实是流水帐,不过有些感想也可以胡乱发发,放在这里:

10号去西塘,有风还有小雨,打着伞拍照,冻的一塌糊涂。西塘有些地方很适合拍照,小街小巷子几乎没什么游人。但水照样不干净,而且很败兴地打着“影视基地”的招牌。江南这些地方以水乡著称,现在却一概脏兮兮的(西湖还算不错),水不治理好还有什么美景可言呢。全都不如丽江,而丽江之所以比江南古镇好,我的感觉是因为:
1.水好,雪山上流下的水在四方街交叉流淌,清澈见底;
2.地段好,丽江附近有好多风景名胜,它本身地处高原在雪山下又非常适合休闲;
3.丽江是一个有历史、往来各色人等而又变的非常现代的地方,大家可以在此各取所需。

回想起来,苏州是个小城,旧巷弄堂什么的得慢慢逛,我都没来得及去。苏州是个很方便坐公车旅游(书上是推荐骑自行车)的城市,适合慢慢的走,慢慢的看。其实哪里不是这样呢。但不少地方给我的感觉不是物是人非,而是面目全非了。我们每去一处地方(包括杭州西湖也好),都很清楚的知道那里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地方,不用说水泥大马路,就连两岸的楼台风景,车马喧嚣也都不可能是当年的那个样儿,我们怎么可能和古人有一样的情怀呢?至于苏州,玄妙观一带卖的无非是一般旅游景点的小玩意儿,无论是玄妙观,还是护龙街(人民路),都早就没有当年那些书市的盛况了...。我在玄妙观外买了几张昆曲的VCD。

至于上海,这次根本没有逛,倒也还是坐着地铁乱跑了两三天。和十年前相比这次变的不那么喜欢上海,因为它太“做”太唬人了,对外人来说容易有压迫感。不象广州,虽然乱乱的,却更自由随性。今天看到一句话,“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说,这(广州)是最适合生活的城市,有自由的心情,穿着拖鞋短裤一样满街乱逛登堂入室,能不开心吗”。虽然也只是私人心声,却说出了广州的特点。穷人也可以在广州生活的不那么绝望呢。

2003年11月25日

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是一本小书的名字,kidy在cafe上提过,最近终于寄给我看了。她一定很宝爱这本小书---爱的都散页了呵呵(不用申辩我知道一定不是因为你不爱护)。

介绍的罗嗦话不说了,这是kidy的强项。我边看这书边乐,一个晚上就翻完了。里面还有kidy用铅笔划出的道道,估计kidy看的时候一定也想到了我和她学生时期的通信,我们也曾经象安安和霓霓那么兴致百倍地写过信呢。那些信我到现在还留着---说老实话,我以前没有、估计以后也不大可能会跟人那么通信了。

不过我们那时侯写信,都是忙着向对方汇报自己看了什么书和什么电影,还会附带摘抄文字或剪报。我们没有象安安和霓霓那样强调过: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这句是障眼法,或者说不是重点,这个师太已经说了),不过我们在一起确实也很少说兴趣之外的私事,好象比安安和霓霓还少。我们似乎要更胸怀广阔道貌岸然一些,狂喜地谈论我们喜欢文章和电影。我把信纸写得满满,够难看的。

我检讨了一下,觉得少女时代的我们似乎没有安安和霓霓那么纯真可爱。安安性情率直活泼,写的信看了直让人捧腹;霓霓比较被动和多愁善感些。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真要遇到事儿,不那么“能干”的霓霓倒更容易承受下来。

安安和霓霓在久别重逢后见面并不很愉快,因为发生了一些事。但是不要紧,她们自有她们的和解和沟通方法。我想了一下,从前kidy来学校玩兼看我,我表现也是有点恶劣的(我不会照顾人),我恐怕不如霓霓呢。安安喜欢引用名言来做解释:true love never run smooth,我喜欢看安安的解释。

也许少女们的成长经历都大同小异吧?要不我看的时候怎会有如此多的共鸣。甚至当时的我们也都那么喜欢师太!安安和霓霓只比我们大几岁,我想她们现在一定都是很能干、很“知性独立”的时代女性了。kidy同学也一向以知性独立著称和臭美的,在这方面,我恐怕我迎头也赶不上了。

2003年11月26日

久别重逢

秋天到了,很久没有玻璃人的消息了。听过往的猫头鹰说见到过他,在沙漠。可是玻璃人现在在哪呢?

布头娃娃有很多消息想对玻璃人说,也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找到小狐狸。有一天晚上,她梦到了一只全身火红色皮毛的尖嘴小狐狸,醒来以后她不记得梦中的狐狸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她那一身红。

冬天的时候,大猫和Jerry对布头娃娃说:一起出游好吗?布头娃娃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说哪都不想去。 Jerry说:我们想回魔法学院看看。大猫附和:去吧,那是玻璃人的老家呢。布头娃娃想了想,还是不大想去。那似乎是个并没有给玻璃人带去好运的老家。可架不住大猫的说辞,就答应了。

魔法学院真的很大,并不金碧辉煌,可是气派庄严,走在教堂一样的大教室里,让人觉得自己越发渺小起来。

现在假期刚到,学院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走廊的尽头是校长办公室,也就是玻璃人父亲当年工作过的地方。Jerry推开门,对布头娃娃说,你先进去参观,我和大猫一会就来。

布头娃娃有点不解,但还是一个人先进去了。办公室仍是很有气派的那种感觉,书很多,壁炉里火生得正旺,噼里啪啦在响着。

她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有人背对着办公桌坐在大背椅上。

这一定是现任校长了,都是Jerry他们,现在她是不是要逃开呢?她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这里是魔法学院啊!

那人大概是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

呀,玻璃人!布头娃娃吃惊地喊了起来。

玻璃人的眼睛也一亮,他看着布头娃娃,眼里满是惊喜。

现在布头娃娃明白Jerry他们的用意了。他们就是要给两个朋友惊喜。但玻璃人既然好好的在这里,为什么不回去抱平安呢?还有小狐狸又究竟怎么样了呢?

布头娃娃,我真没想到是你…

你好吗?布头娃娃盯着玻璃人看,这简单的三个字她在心里练习过好多遍了,终于有机会亲口问问玻璃人。

玻璃人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仍喃喃着:真没想到。

小狐狸…,布头娃娃有点怯生生的,这是个令人害怕知道答案又渴望知道的问题。

玻璃人抿了抿嘴唇,表情怪异起来。到他抬头看着布头娃娃的时候,她发现他嘴角有一丝微笑,眼里却含着泪。他开口才说一句,就说不下去了:布头娃娃,我…

布头娃娃忍不住哭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都别说了。

2003年11月27日

回不去的过去

玻璃人看到布头娃娃这么难过,心里猛然一阵刺痛。他感到自己就象一个传播悲伤的人,每多认识一个朋友,就多带他们一分不快乐。

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玻璃人边说边递给布头娃娃一块方方正正的手绢擦去眼泪,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玻璃人牵着布头娃娃的手,带她走过旋转楼梯,来到屋顶的大天台。象变戏法一样,他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水晶圈。布头娃娃呆呆地看着他,完全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他小心地把那圈子套在布头娃娃头上,它刚好卡在她额头上方,很象一个饰品。

现在准备好了吗?我要带你飞行了。玻璃人还是牵着布头娃娃的手,极认真地看着她。

布头娃娃象在梦游一样,有一种极不真切的感觉。飞?她几乎是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于是,真的象做梦一般,玻璃人带着布头娃娃从屋顶那么轻轻一跳,开始了他们的空中旅行。两个小人在空中漂浮着,远远望去象风筝一样。玻璃人指着天边稍远一朵云,说:我们去驾着云彩飞,速度就更快也更稳了。布头娃娃只说了声:哦!

他们在云彩中穿行,鸟在他们下边飞。在这个高度,阳光有时会很刺眼,玻璃人用左手向空中一点,他们的头顶上方就又出现了一块遮阳的云彩。他扭头看了一眼布头娃娃,两人会心地笑了笑。

如果是在往日,布头娃娃大概会很激动、很高兴能有这样一次旅行吧。摆脱了地心吸引力,从天空向下俯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同,如此的热闹非凡。这样站在远远的高处看着地面上的小房子和小车子,心里忽然有很陌生很陌生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生活这么长时间的地球吗?

你看,月亮山到了。玻璃人拉起布头娃娃的手指着前方。

他们安全降落在某处山谷。山谷低处开满了怒放的血红色的花儿,极美却极凄艳。风吹过的时候,花儿们就集体向一面倒去,同时发出簌簌的声音。

这就是风花了,玻璃人压低了声音说。它很奇怪,一直都在这里,但你并不是每次都能看见。我后来想明白了,看得见看不见,是视乎人的心情而定的。

只有悲伤的时候才能看见?

玻璃人没有回答,用力握了握拉着布头娃娃的手。

小狐狸,它在沙漠里失踪了。

布头娃娃的出走

给玻璃人的信:

我很难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眼看着你一天天受苦,受折磨,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知道一个人如果太敏感、离开大伙儿太远、心思太细密,总会有一天受苦。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受的痛苦会这么大。小狐狸不能留在你身边,我和你一样难受。我竟然完全找不到言语可以表达我的难过。我不知道人可以这么脆弱,心上如果碎了一块,还可以再补回来吗?我想帮你,可我无能为力,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小狐狸在沙漠中失踪,它也许是回到自己的星球去了,暂时无法和你联络。也许象你所害怕的那样,真是被沙漠吞没了,你四方寻找也查不出结果。可是有一样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你在沙漠中丢掉了你自己。

你失魂落魄地带我去看风花,带我去沙漠能看到她最后踪迹的地方。我心上越来越沉重,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好想回到刚认识你的那段日子,你过的那样悠闲,我是那么懵懂和快乐。

我难过到不敢再见你,也不想再在玩具店待下去。我变得和你一样不敢见人,所以我决定出远门,象从前的你一样。

不必用你的魔法来寻找我,象当初你寻找小狐狸那样。也许你很容易可以找到我,可那没有必要。我即使在万里之外,也会牵挂着你。但只有你不再那么伤心,我才有勇气回来。

关于 2003年11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3年11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3年10月

后一个存档 2003年12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