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年1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01月 »

2003年12月 归档

2003年12月01日

朋友

L终于有空约我晚饭,我正好在大沙头买碟,干脆去她家先坐坐。

所谓的毛坯房,一塌糊涂的过渡期的味道。她问我说卧室里是不是好点,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卧室里也很过渡。

L现在仅有的业余生活是和某人与某人A、B、C一块吃饭喝酒打牌。昨晚打到早上六点,她现在很投入地在玩一个游戏,我听她饶有兴致地谈这些,完全没有插嘴的可能。

她找出张双雄,我俩躺在她床上看。看着看着她就困了,闭上眼睛小睡。我也觉得眼睛颇累,也闭起眼睛来听电视。中间她醒了,去换碟,说:再看确实很难看。我是第一遍就觉得垃圾了。

晚上到楼下吃饭,饭后她要去买药,和我一起去车站。我们说起这个那个,我边走边对她说:现在在广州,朋友越来越少,只剩下你和谁谁了。

当年一起饭饭的女友,一个回成都念书,一个去澳洲念书工作,一个失踪。剩下“硕果仅存”的我们俩,也不能肯定自己未来的方向。这不是因为广州就不是个让人要生根的地方,而是象一一说的,自己本来就不曾安定。

2003年12月02日

北上江南流水帐

前些天未公开的旧博一则:

因为是写在博里,流水帐也无所谓了。

1号到杭州,住浙大招待所。去灵隐寺人超多而不敢进。坐车到西湖边。杭州是一座绿化好而老人多的城市,在公车上让座给一貌似黄裳的老头。下车就看到西湖,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对面就是白堤。天很热,穿着单衣,看到大片开败的荷叶感觉夏不象夏秋不象秋。依黄裳文爬西湖边葛岭,过初阳台和正在休整的道观。书上是说游西湖登高不如在低处看。然后约到臭屁男,在断桥白堤边走边聊。有人在堤上放一个灯笼似的风筝。我问起臭屁男扇子长短,臭屁男则跟我打听J的八卦。晚上同臭屁男又兼迷糊小帅哥去市内吃饭,有莼菜汤、家常豆腐(和别处似乎口感稍有不同)和虾爆鳝。虾爆鳝久闻大名,不过这鳝是外边包了面粉,想来都不正宗。小屁孩非常热心带我去逛书店,一路连逛四家,我顺手买了两三本。

按此阅读全文 "北上江南流水帐" »

文盲写信记

晚上整理抽屉的时候翻到妹妹小时候给我写的信(不记得上初中了没有)。一边看一边大笑,当年我们全家人称她为文盲不是没有理由的。全文如下:

按此阅读全文 "文盲写信记" »

2003年12月04日

乱想乱写中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细节不记得了,只记得有人死了,大概是被我杀死的,因为事后我一直发愁怎么处置那尸体。

我悄悄地躲在村子里某个角落,心想着尸体扔到河里是不行的,因为很快就会被人发现。

醒来后茫然。上班的时候,突然恍惚中觉得自己丢掉了一个壳,而那个壳,不会就是梦里的那具尸体吧?

人总是很迫切地想要抓住点什么。danzhu说最近在听Brahms的德意志安魂曲,这让我想起手边莫扎特的安魂曲很久没听了。两者的歌词似乎都取自圣经,听了大概都会让人相信灵魂不死之说。

王尔德有篇童话就是说一个人的灵魂和肉体分家后的故事。灵魂求财富、求智慧或权力,但灵魂没有心。肉体认为灵魂变坏了,没有心也没有爱。最后这个人的爱人死了,肉体因悲痛死去的一刹那,灵魂回去了,和心、以及心里的爱融为一体。

王尔德的童话,极美也极脆弱。我后来才发现,童话才是王尔德真正的杰作,才最真切地暴露了他的性情和追求。

2003年12月05日

结局

但布头娃娃并未真的失踪。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天后,想到了威伯的那个农场。威伯已经回去定居,天下之大,不想再回玩具店的布头娃娃,想来想去,竟只得这一个地方是她愿意去的。

十多天后她终于找到了农场。见到威伯后,她第一句话是:威伯,我累死了,我可以先休息一会儿吗?

按此阅读全文 "结局" »

2003年12月08日

成长的怪异

翻看书话旧贴,看到扇子这么评论海上花的人物

按此阅读全文 "成长的怪异" »

2003年12月15日

一个八卦的小女人

自打danzhu入院以来,地球人都知道小小风也不但救死扶伤,八卦能力还超强。离开上海前晚的聚会上她说起餐厅“艳遇”,一边表演抛媚眼一边就往我身上靠。我头皮发麻,差点就推开椅子要逃跑了。

我写的日记里只提了句“一批女八卦”而没提到小小风也的名字,她嫌颇不过瘾。我于是答应写和她见面的事,可惜笔头太钝写不出来。就建议说不如由她来写,她这就动手来了一篇,还说是我示意她写的,认为这种心理很值得给她八上一把。我也不辩,反正象我这么“木讷”的人和她在一起,根本就是满天满地也找不着嘴的主儿。

小小风也“鄙视文化”倒挺爱往附庸风雅的圈子里头凑,看重真人却号称“毁人不倦”,每看上一个,此人必被她八成朋友,想逃跑都难。总之她是矛盾的统一体,对此我曾深具敬畏之心---我一向对那些交游广阔之辈存有敬畏之心(正如她质疑我的社交能力),纳闷他们怎么能做到把他们的爱平均分配给大家,挂一不漏万,小风是这类人里唯一让我稍有真实感的一位。

小风同学很博爱,洒向人间都是八卦!
小风同学很八卦,洒向人间都是爱!

2003年12月17日

继续东张西望

最近没事瞎张望的结果:

1.书话的江东子弟狂好交朋结友,到处捧场。最近书局前卖书的大腕、迁家北京的花脚猫小姐新开了个网站叫缘为书来。凭花猫小姐的面子,书话大批人士加盟,江东子弟也拉我去加盟影视戏剧版。我还没应承就被点了名。小A、tt还有大伙儿请去参观参观吧。热烈盼望各位过去发言!

按此阅读全文 "继续东张西望" »

2003年12月18日

talk to you

和你说话,常令我感到人生千疮百孔。

我会没来由的郁闷,而且发现天下之大,到处是郁闷的人们。我好奇地走到花园里去,却在最深处看到一片荒芜。

我不敢走近,每每走近后才发现内心的空洞和寂寞。我害怕发现真相后的痛哭,因为无药可解,只有等时间平复。

孤独有时是一种写意、一种自我愉悦,有时是一种痛苦、一种不得不忍受的存在。对孤独你没法视而不见,只有默默地接受它,与它和平共处。最好等你的心慢慢填满新的内容,慢慢地接受事实。

但是会过去的吧,是不是?

2003年12月21日

美国舞男

没在博里放过长篇大论的文章,但小A说为啥不放?来回看着麻烦。我决定以后写了什么也在博里贴一份,将自恋进行到底

身体拯救灵魂

小说或剧本的创作是否可以主题先行?这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创作者能否自圆其说。保罗.施罗德创作和导演《美国舞男》,就是这样一种先有人物和概念、而后带出故事的情形。

按此阅读全文 "美国舞男" »

2003年12月29日

年末N件事

1.不寂寞的花斑虎:

这个虎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跟她说那个拍卖会对小虎来说很有意义她净跟我扯别的。那么我郑重地在我的博里喊:拍卖会的叔叔阿姨们,当然特别是八卦中心小风同学,又给了花斑虎一个绝好的表现机会真是件让人感动的事!小孩子实在是很容易被忽视的动物,一个不留神大家就自顾自的发言略过去了,小孩子的寂寞和胆怯未必就不真实。难得小风在这事上功德无量,对小虎无比关注有爱心。老实说偶对你对其他人的关怀还不是很有兴趣。但小虎不一样,小虎是小苗苗啊。

2.不八卦的小戴:

小戴开博啦!这次见到他,居然说他迟迟不肯开博的原因是在乎点击率!

小戴是个爱诗的,在具体的爱好上和我少有共同之处,却有共同的朋友,肖毛啊葫芦啊。小戴混迹于成都的文人圈里,在广州似乎也有不少朋友。见到以后发现他不是很能说,“抱怨”说七七说话细声细气,其实他自己也慢条斯理。我最满意的是他们不象常见的媒体中人那种特征,一张口就满嘴乱涮舌头。但小戴其实既不闷骚也不八卦,所以我偷偷对同去的奶猪说:不八卦不好玩哦。小戴在路上扭头说我和奶猪都是...,我还没听完直接的反应是他要说我们都是大八卦,结果他说了个别的。整个晚饭上小戴就说了一件八卦的事,听完后我表示他提到的某人真可爱,难怪被nicole评论说象靖哥哥。小戴边点头边慢吞吞地说:但是你不觉得在这事上最可爱的是我吗?昏倒,你确实很可爱!

3.与时俱进的danzhu:

虽然我从来没发过言,但我也一直觉得danzhu留着那头长发乱乱的典型女学生样貌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但一旦她真的休整了一头长发柔顺的多好看多了之后,我似乎却不得不惊呼---这个不是我认识的danzhu同学啦!诚如师太老太太所言,office lady这标准形象谁稀罕哦---当然,会有大把人稀罕的,我这是政治不正确我承认。

4.终于开始八卦的小A
小A终于八卦了,倒不是她在博上写小风那篇,小A这个女生境界太高太象牙塔,写小风也写的温暖有余八卦不足,跟喝醉了酒似的。那么亲爱的小A同学哪里八卦了呢?呵呵是私下里,必须说明我邻居小A私下也不够八的,至少在我面前是。但是今天,小A同学终于开八了,她是这样说的:

见到了名副其实的帅哥呢...
我问: 你是说小匹还是蜂窝煤
都是啊,还有冰狼。**里的帅哥和他们比起来,很难为情呢

2003年12月30日

想起了英国病人

我在听一段音乐,再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但就是会联想到英国病人。问丹朱网上有没有下英国病人的原声,丹好人于是帮我找,而且放到网上了。

晚上窝在家里没事,忍不住把英国病人的碟翻出来看。看过小说的人都说电影比不上小说。当初买过译本,可惜那时觉得看不懂,不知搁哪或借人了,从此再也没找到,已无从印证。我相信电影很可能比小说题材更狭窄集中,和它有类似之处的走出非洲拍成电影也有这问题的。电影有电影的难处,但电影毕竟又自有它的特色。

也许是因为这种看起来不搭调的联想,会令我认为那段音乐是描写爱情的,很悲哀。

按此阅读全文 "想起了英国病人" »

2003年12月31日

海上花

学danzhu也放首应景的歌曲,是罗大佑为杨凡的电影配的同名歌曲。电影唯美、变态不堪,有不良美少年、沧桑的拉拉和无奈的小受宠对象、烟花女张艾嘉(当时她很年轻)。歌曲也充满了颓废的美感,尤其由声音高亢的性情之人甄妮唱来。

在此下载,可惜没找到国语版本。

海上花

是这般柔情的你
给我一个梦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荡漾
在你的臂弯
是这般深情的你
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象海里每一个无名的浪花
在你的身上
睡梦成真
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是这般奇情的你
粉碎我的梦想
仿佛象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是我的一生

关于 2003年1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3年1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3年11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01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