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年12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02月 »

2004年01月 归档

2004年01月05日

我也说说胡兰成

最近生活终于又开始上了轨道,又开始乱读乱写。

胡兰成与女人

胡兰成的文字很好,这几乎是不争的事实,正如厌恶他的人之多。看了一些讨伐他的文章,话都没有说错,但总觉得不全。胡兰成之引人注目,固然起先是他的汉奸身份和他曾是张爱玲丈夫这两点,不过尤引起今人之怒不可遏的,似乎还在他是个“毫无道德底线”的男人。

《今生今世》我看过了,一页一页读下来,所得感想自然也不仅仅是文字好、有趣味。胡的感情似乎一直在一条平行线上,没有立体的发展。才子文章我是爱看的,从郁达夫始就是这样。胡兰成有他的好,中国人讲究的仁义礼让,他知道的绝对不比别人少,他本人就是从这文化里“化”出来的。看他的文章,你会知道他非常讲“礼”。并且他时时说他眼里的世界是清明的世界,这本来没有错,他也真是有那份清明。他写女人很少会夹缠不清,也从不掩饰自己的态度。事实上他不是不懂得女子,他也有这种自得,但他的懂里混进了太多狎玩的态度---甚至对徐步奎他都有过这种态度,这倒是很符合他旧式文人的情调的。

按此阅读全文 "我也说说胡兰成" »

2004年01月09日

恋物还是恋猪

这个博是越写越无聊了。倒不是犹豫该不该写,现在已经过了那阶段,很坦然地做着暴露狂了。主要是越写越烂,虽然相对来说好象还算勤,却已经越来越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

跟小卢说起《阅读张爱玲》还有胡兰成。他认为我把杨泽骂的太过火了(我嫌杨意淫),我说那恐怕因为我对所谓的女性问题比较敏感,这书里我很感兴趣的三篇文章就有两篇是关于女性主义的。并且在读过胡的书之后,除了胡的为人为文,我另外还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男女在感情问题上态度分别太大了。再决绝的女生如张祖奶奶在关口上时也还是哀矜的(当然事后恢复了),不象胡,冷静的、平面的喜欢着世间那么多女子。我又非常宿命的想起了《走出非洲》的作者和卡林顿。再有我发现这批偶像级女生碰上好猪(猪的定义看下面就知道了)的几率真的是很小的,近到活着的集小儿女和女巫情怀于一体的朱天文不也是单身吗。

按此阅读全文 "恋物还是恋猪" »

2004年01月13日

看官们终拾海上花

《海上花》虽然被译者张祖奶奶自己称为看的淡出鸟来,要弄到“看官们三弃海上花”,却终究是很有意思的小说。古典文学我基本没什么接触,承侯孝贤的引导(惭愧),张爱的翻译,这一本倒看的津津有味。张的评论也很好看,每读了还可再读,顺带着对张爱提到的《九尾龟》之流吸引眼球的嫖界指南也有些好奇起来。

按此阅读全文 "看官们终拾海上花" »

2004年01月27日

东张西望

***无聊的人***
我们坐在那儿吃东西的时候,外边有个人站在那里玩什么。好象是windows自带的纸牌游戏,我觉得不可置信,忍不住走出去到近前看---真的是耶。站在有穿堂风的地方。

这么无聊。

***无聊的帅哥***
物质女郎在商场大采购,我跟着做陪练。她们忙着看东西我就东张西望的看人。丹问我盯着什么在看我得意地说:我不告诉你。后来溜达半天又看到那个帅哥,忍不住指给她看了。K事后听说,批评我不早点汇报。

帅哥陪女朋友逛商场,和我一样沦为陪练,很无聊地站在那里。笔挺的瘦高个,戴着毛线帽,斜挎一个包,脸有点长,令我想到了竹野内丰。可惜跟丹说了也是白说,她分不清ABCD,说看起来都一个样。

***比较猛的帅哥***
匆匆忙忙的赶路,迎面走过两个男生。先过的是一老外,后面那个大概是中国人,更帅。不知为啥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俩一下下,一直到他们走过去。结果更帅的那个猛男忽然也扭回头来狠狠看了我一眼,吓的我赶紧回头哎呀了一声。

结果女同学们抱怨说:我们只看到橱窗,你怎么看到这么多帅哥。

关于 2004年01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4年01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3年12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02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