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0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03月 »

2004年02月 归档

2004年02月03日

冬日江南

冬天的曲院荷风是不是有点象抽象画?

按此阅读全文 "冬日江南" »

2004年02月06日

再说恋物癖

about a boy电影一般,其实谈论的是一个很现代人的问题:从恋物到恋人的转变。小说已经有了译本,danzhu买了,希望dan看完说一说。恋物的人有时会普遍有一种很孩子气的心态---以物为武器堆筑成层叠的堡垒,对抗空虚的生命。空虚可以用很多东西填满,譬如事业,譬如家庭,或者夏洛和威伯的那份友情。这当然不是说,恋物的人都孩子气。转给dan看朱天文小说里几段话,朱对现代人的恋物癖有入木三分的描写。dan看了惊呼:这和about a boy里的一处描述真的很象!细致的密密实实的那么多项指标,真的很容易让人沉迷、沉迷....。恋物的人可能会在生命的一端萎缩了,另一端却不可避免地“物质极大丰盛”起来。

dan也很恋物的,不单是DVD和书和CD,小玩意儿可多了。我要是在上海大概会经常跑去观摩学习的,多么美好的成长过程啊,物质精神双丰收嘛。

那句话怎么说的?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真的很cool啊。我们不要泪水,只要各种琐碎喜悦的迷恋和沉浸。

按此阅读全文 "再说恋物癖" »

2004年02月12日

吃到世界终结时

前几天度过了广州最寒冷的时分。连着几日一直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终于把大衣穿起来。撑着雨伞走在外边,手有点冻。

这个冬天,最开怀的一件事就是吃,吃吃吃,从中午一直吃到深夜,肚皮问题一解决,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

我要在我的心外面加一层果冻,我的脑子上覆盖着一层冰淇淋,我自己,最好变成一个糖人,多么甜蜜的生活。吃吃吃(这都是kidy同学的好榜样!),等到肥肠满肚时...BJ的噩梦也就是我的噩梦了!

竹子的名言:当你死去的时候,你的墓碑上写着:这个人是吃死的。

2004年02月18日

我家的活宝

1.
妹妹打电话给家里,正好是巨省电话费的老爸去接。老爸突发奇想,对着电话筒喊:我好想你啊。妹妹也对着那头喊:我也好想你啊。

妈妈的评价:这两个人好空虚啊。

2.
大姨和大姨父把死沉死沉的小宝宝从米国抱回北京,前去朝拜的同学和大人都说宝宝越来越好玩。

宝宝刚过一岁,就知道成天在地上乱爬。据说一个不留神就爬到厕所里去玩马桶里的东东了

连妹妹都说这个宝宝巨可爱,我听了真有点流口水。说来惭愧,我到现在都没什么勇气抱小宝宝的。

这个宝宝巨挑剔,看到老人家就不欢迎,喜欢看年轻人。大舅舅和大舅妈去探她,大舅妈吧还算凑合,一看到大舅舅满是皱纹的老脸,她小人家就不乐意了。真羡慕她呀,想给人脸色看就给,标准的小祖宗。

家里的大人抱着这个小女生,边抱边唠叨:你将来可不要变成个醋坛子哦!

2004年02月19日

妹妹

妹妹

妹妹又发了几张爬山的照片,不过还是爸爸转给我看的。说在北京时就看她每周末都去爬山。

她的照片很意气风发的样子,反观我和她过年在家的照片,恹恹的模样差别真是很大。她老小,还可以和爸妈撒娇更亲昵。人一回家就变成了孩子,不管多大都是这样。

妹妹中学时在校排球队,手劲不小,我根本打不过她。小时候我不用心学习画美人头,她曾经跑去妈妈那里告发。再小点的时候她不记得做了什么错事妈妈要惩罚她,她一边哭一边站起来就是不肯接受惩罚,我真是羡慕得很。更小的时候她会跟着爸爸一起说自己是“心肝宝贝”。

妹妹出生的时候样子怪难看的,我隐约记得。我在去医院前还跳起来喊过“我有妹妹了!”,那个是不是我第一次看小宝宝?她还曾经爬到柜子边拿到药瓶吞了一大把鱼肝油下肚,搞到爸妈送她去医院洗胃。

高一的时候全家去北京玩,妹妹在念小学还是幼儿园?拍照的时候喜欢很自得的摆pose,在北戴河海边的照片她有一个面朝大海吹海风特别“装”的姿势,那个得意洋洋的小样儿。那时表妹倒是很拘谨的样子。但现在都是“大人”了,表妹今年刚结婚,暂时先跟婆婆小住一阵。表妹的性格比我们姐妹俩都要平和与善解人意,妹妹就更冲撞些。

如今的小孩都很干净自恋,一个个跟单细胞生物似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妹妹现在这样很好,头脑简单(她小时候被我们家称为文盲)生活健康,积极愉快努力向上。妹妹的理想大致就是黎明唱的那句歌词“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生活追求就是多多的花钱享受绝不委屈自己。我最近跟家里打电话,谈起她没钱却花钱如流水,最喜欢研究的是购物精品指南,买东西多半往休闲时尚的路子上跑,家里乱七八糟的玩意多的去,真是穷讲究的很呢。说来惭愧,我每次要新添一样家电用品竟都会习惯性的在商场打电话向她小人家请教。

现在妹妹远远的离开父母和姐姐,自己一个人好好的生活着。偶尔哄哄爸妈,有时在msn上打招呼,没事的时候也很少电话联系。

2004年02月20日

两个时代

蒜蒜对姜大卫和周杰伦颇有研究,这是他做的照片,太有意思了,可巧这两人我也感兴趣,先把他做的图贴上。看看象不象?

蒜蒜文章

2004年02月23日

两首诗

曾经喜欢后一首,后来又极心仪前一首。当然,未必要当成情诗看。

切换着看很累的。

张爱的诗:

他的过去里没有我
曲折的流年
深深的庭院
空房里晒着太阳
已经成为古代的太阳了
我要一直跑进去
大喊“我在这儿”
我在这儿呀!


穆旦的(最棒的中国诗人):

发现

在你走过和我们相爱以前,
我不过是水,和水一样无形的沙粒,
你拥抱我才突然凝结成肉体:
流着春天的浆液或擦过冬天的冰霜,
这新奇而紧密的时间和空间;

在你的肌肉和荒年歌唱我以前,
我不过是没有翅膀的暗哑的字句,
从没有张开它腋下的狂风,
当你以全身的笑声摇醒我的睡眠,
使我奇异的充满又迅速关闭;

你把我轻轻打开,一如春天
一瓣又一瓣的打开花朵,
你把我打开象幽暗的甬道
直达死的面前:在虚伪的日子下面
解开那被一切纠缠着的生命的根

你向我走进,从你的太阳的升起
翻过天空直到我日落的波涛,
你走进而燃起一座灿烂的王宫:
由于你的太阳,就是你最遥远的边界:
我的皮肤也献出了心跳的虔诚。

1947年10月

2004年02月24日

老周

在msn上撮合了老严和老周碰头。

老严回来探亲了,回之前让我帮她电话预约签证,说线路繁忙,之前打了一天多都不通。我是贵人,结果拨了几下就通,她大喜。

按此阅读全文 "老周" »

关于 2004年0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4年0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4年01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03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