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04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06月 »

2004年05月 归档

2004年05月01日

安德烈·泰希内从何处来

导演的话“我們只在身體上、心智上、社交上,有時甚至是道德上長大,但在情感上則不然”。

前几天小A问我有没有《野芦苇》,说是她非常喜欢的青春片。我很久前看过完全没看出个名堂,一直想要重看。经她这么一说我赶紧拿出来看了---早就找出来了等着看呢。

看完以后也非常喜欢,但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它的好处,我想就是敏感、坦诚。我不知道我无法分析是因为我对法语片的陌生造成的(得意的是最近我好象在逐渐突破这种对法语片的障碍也),还是因为还需要再看一遍。格格的影评分析的很透,但看过之后也还是不满足。

小A说这是她最喜欢的青春片,我没有特别把它当做青春片来看,虽然它的确是。因为那里面的少年,实在太早熟了。早熟有一个坏处,就是对一切事情都失去了新鲜感,都没有了热情。但早熟是导演的问题,还是电影的问题,又或者,只是我这个观众自己的心理障碍呢?难说。

然后从小妖那里抢来了我一直耿耿于怀想看的《爱丽丝与马丁》,也是安德烈·泰希内的片。看完之后还是觉得好,还是无法置评。疑问多多,对这个导演开始大感兴趣。

第一:该导演是科班出身?出身和文化背景?我怎么觉得他的电影象心理小说(非常非常敏感并且深入)?象散文没有节奏感,还是法国电影都是这特色?

第二:西西这个问题更加八卦,导演是gay否?这么敏感的人和人际关系拍的这么水到渠成,换一个三流导演不知会怎么渲染了。想起我刚刚看过的烂片《夜奔》,狂吐,低级变态和杨凡他老人家有一拼。不幸的是《爱丽丝与马丁》和《夜奔》好象都用了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自从我记住了这段曲子以后,发现全世界电影同仁都狂爱用它,连《怒海争锋》这种大片也是,巴赫真是现代人用滥了的知音啊!

扯远了。我在想安德烈·泰希内的好里,究竟电影这个外壳的贡献在哪儿?就是说是电影的好更多些,还是他的故事本身。马丁好象很容易就冲破了爱丽丝无爱的、自我保护的外壳(她和班杰明号称同类,却没有班杰明那种天真热情所带出的免疫力),但马丁本身却生活在弑父的强大阴影下。父亲活着时是痛苦的无处不在的威胁,死更成了致命的一击。

马丁的爱(或者不如说是渴望)消弭了爱丽丝的痛苦,马丁的痛苦激发了爱丽丝的痛与爱。

安德烈·泰希内故事里的人是“透明的”,他们坦然面对自己,痛苦也好,矛盾也好,不虚饰。

既然这么坦诚,这么敏感,我的不满足、或者说不解又缘自何处?我记得Johnathan的影评里说过“如果说这片子演得不好,组织得不好,那反过来说是否暗示着它是生活呢?”,其实,我也有这种疑问,就是安德烈·泰希的电影太象生活了,反而不那么象电影了。

究竟是电影象生活,还是生活更象电影?这么说来,好象有一点吊诡的味道了。

2004年05月04日

回家乱翻书

好象是师太引用过的话:先知在本家向来不受欢迎。

我修改一下,就变成了:非猪回家就变成了猪,而且是流氓猪。

不过也有非猪的时刻,在没有人在身边时。

几年前买的那本戴锦华的《雾中风景》,当时没有看懂,很气愤的觉得受了骗。后来再想看时书又不在身边,原来遗在家里了。

现在看得津津有味。

很奇怪在中国影评不错的好象都是女人,大陆是戴锦华,由香港去国的则是周蕾。当然当然,这两位都是学者,下笔自然不同一般人。勉强再算一个,台湾的业内人士焦雄屏也不错。只是没有前两位那么形而上。

多年来(夸张的说法)我一直在寻寻觅觅能把孩子王评论的比较透彻的文章,周蕾首先解了我一惑,就是所谓陈凯歌的男性自恋。周是比较女性主义的。但戴锦华的文章却让我更清楚的明白了电影的主旨所在,是在表达不可表达的表达,强调或尊重文明所去不到的地方,以及对循环封闭的传统文化的无奈。

按戴锦华的看法来说,第5代、尤其陈凯歌(还有张艺谋)的转变(臣服于西方电影节,传统的没有出路等等)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

书里还介绍了我非常心仪的《心香》,可惜有些人的天才只是灵光乍现,稍纵即逝。孙周后来拍广告去了,再拍的电影也象是捣糨糊了。

不过这种书象是论文形式,要看八卦,还是翻翻早期的电影杂志。我从老妈当年订阅的《大众电影》中,找到了阿城他老人家搞电影的著名老爸当年和张喻的通信。一个作为偶像演员战战兢兢认真讨教,一个作为高深长辈循循善诱恩威并施,其亲密无间的同志情谊,真是令俺们后辈深深感动。看看现在的明星象什么样子,当时的演员和群众跟大家庭似的,那股子纯洁亲切的劲头!

2004年05月13日

小人之眼看昆曲

***余秋雨***

余秋雨最近出了本书《笛声何处》,我看了一大半。开头好象有点意思,越往下看越吐血。我不是科班,不能也不会象网上那班人那样,揪住余某的一大把小辫子把玩,刻薄的还有理有据。不过余某也太寒碜了,分析《牡丹亭》等剧本的时候,紧跟时代的脚步(八十年代的那个时代),高举马列主义旗帜大搞阶级批判。小A前阵子跟我八卦,说某导演启用某演员,然后去看她演过的电视,看完后不知道说啥好,因为那位明星演的太棒,导演都看麻木了,看完不知道啥叫演技了。我看余某的著作,也有这种“不知道说啥好”兼且麻木的味道。

***张军***
是在本地的戏曲频道上看到了几次张军的表演,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能红。他能“受到广大青年观众的喜爱”,其实是比张火丁还容易理解的---不过我对张火丁印象始终还是不错的,张至少有她舞水袖的绝活。

张军乍眼看去,真是块小生的好材料(外行人的评价)。扮相如此俊美的小生,实在是很难得(反正我以前没看过,老妖精们太老了,后辈没有漂亮的)。唱的似乎也还漂亮。看起来,也真是有那么点书生气,说儒雅,说酸都行。但一开始就觉得他浮躁的一面。看长生殿,这种感觉更明显些。他声嘶力竭的和杨分别,看了却让人有点无动于衷。按说这种戏演到生死离别很容易出彩,京剧里有很多类似的场面。当然长生殿所特别的是帝妃的爱情,这也是昆剧剧本的特别之处吧。

这块所谓的好材料能否真的成器、成角,真是很让人质疑的一件事。尤其听了他幕后的一席极大路的表白,“没有优秀老师...没有我的今天...”,歌功颂德的话说的这么顺溜偶一边起鸡皮疙瘩一边真是佩服死了,上海这个戏剧频道就是牛啊就是牛。
(未完,今天懒得写了)

2004年05月21日

横戈来上海了

童桐是高兴的,小虎是要带的。道理是要讲的,不讲是不顺的。

横戈是脸红的,喝酒是不多的。白云山河南的,道理也很讲的。

菲菲是满足的,蛇皮袋是要的。印度是被追的,云台山是追人的。

蜂窝煤是不黑的,桃乐丝是很白的。煤是会偷乐的,起哄是不会的。丝是很文静的,态度是可爱的。

小虎是游戏的,和我是要逛的。文艺是要搞的,八卦是不忘的。刮票是要问的,中奖是不分的。斗争是有过的,合影是拍过的,悠然是赔笑的,不是不劳累的。

小A是话少的,和我是私聊的。奖是没中过的,不忿是有点的。

珠珠是淑女的,主刀是主过的。电影是要看的,旅行是不忘的。

依然是常见的,点菜是老手的。喝酒是要喝的,牌子是讲究的。

悠然是悠然的,迟到是要迟的。说话是不快的,态度是神仙的。

米勒是交际的,侃侃是而谈的。衬衫是粉红的,表面是绅士的。

气氛是友好的,谈话是分散的。耳听是六路的,脑袋是晕晕的。

分手是愉快的,下次会再见的。

2004年05月25日

我好忙啊

也算给悠然看的西西。

天蟾逸夫舞台开台十周年庆祝贺演出

票券介绍:
祝贺演出:中国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上海京剧院、天津京剧院、吉林省京剧院、上海戏剧学院戏曲舞蹈分院、北京梅兰芳京剧团、天津青年京剧团、上海昆剧团、淮阴京剧团

时间:2004年6月10日 19:15
演出剧目:《凤还巢》:李尤婉云、梅葆玖、叶少兰、孙正阳、谭元寿、马长礼、李长春、蓝文云、萧润年
(此演出为逸夫舞台大修后首演。暂不对外售票)

时间:2004年6月11日 19:15
演出剧目:
《雅观楼》:金喜全
《击鼓骂曹》:王珮瑜
《三堂会审》:董圆圆、叶少兰、马长礼、黄世骧

时间:2004年6月12日 13:30
演出剧目:
《夜探浮山》:奚中路
《十八罗汉斗悟空》:严庆谷
《扈家庄》:谷好好、徐孟珂
《雁荡山》:奚中路、刘军

时间:2004年6月12日 19:15
演出剧目:《龙凤呈祥》:奚中路、张克、朱强、李长春、赵葆秀、李世济、刘桂娟、叶少兰、陈少云、安平

时间:2004年6月13日 13:30
演出剧目:《四郎探母》:王珮瑜、赵群、李国静、金喜全、张克、胡璇、王蓉蓉

时间:2004年6月13日 19:15
演出剧目:《锁麟囊》:李世济、李海燕、刘桂娟、隋晓庆

时间:2004年6月14日 19:15
演出剧目:《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张克、孟广禄、王蓉蓉

时间:2004年6月15日 19:15
演出剧目:
《游街》:徐孟珂
《断桥》:李国静、金喜全
《遇皇后·打龙袍》:赵葆秀、孟广禄

时间:2004年6月16日 19:15
演出剧目:《野猪林》:李军、安平、赵群、萧润年、徐孟珂、任广平

时间:2004年6月17日 19:15
   2004年6月18日 13:30
演出剧目:京昆合演·古典名剧《桃花扇》:戏曲舞蹈分院京昆专业学生演出

时间:2004年6月18日 19:15
演出剧目:《乌龙院》(闹院、下书、杀惜):陈少云、宋长荣、孙正阳、裴永杰、安平、熊明霞

时间:2004年6月19日 19:15
演出剧目:《黑旋风李逵》:安平、李军、陈少云、张幼麟、熊明霞、傅希如


时间:2004.06.11-2004.06.19
地点:逸夫舞台
票价:人民币 220、160、100、60、30 元

订票热线:800-820-4800、(021)6433-4127

http://www.suntix.com/order/order.asp

2004年05月27日

接着上回侃昆曲

我没看过张继青的昆曲,很遗憾。

梁谷音呢,不适合演杜丽娘,技巧的问题我不懂。但我的感觉是,她有丫头腔、民间腔。看她演的小杜,功夫绝对是有的,但气质全不对,腔调也不是那么回事。当年的墙头马上她扮演的是丫头,当时还有婴儿肥,圆圆的脸盘,感觉还算贴切。后来技艺应该是见长了,但是…。

华文漪呢,气质非常好,慵懒倦怠、无限留恋,天然就有杜丽娘的韵味。不过她似乎只适合这种闺秀或富贵之人,象长生殿也是。其他的就不行了,演西施腰很粗的样子,情绪也没出来。贩马记看起来也不大有感觉。简直有些平庸。这倒不单说她的表演,而是戏的整体效果也不好。另外人都说她后来唱的不行,好象是这么回事儿。

牡丹亭看过好几次,认真看完的不多。年轻的,记得名字的有王芳。不过她演小杜也不行,气质也不对。牡丹亭要光靠演是不行的,就夸张浅薄了。王芳就比较用力而不到位。当然太到位了也不对,那就跟张曼玉似的,还是太夸张,火气多了。“一生爱好是天然”嘛。梁谷音倒不浅薄了,可也不贴切:(,这个后天大概努力不到的。

主啊,让我在有生之年仰慕一把张继青吧!

秋江的全本是玉簪记,情挑我有俞振飞版本的。可惜那时他老的一塌糊涂,我简直看不下去,让我仰慕的老妖精们啊,怎么就没赶上你们小妖精时候的盛景捏!我比较有印象的是秋江里小尼姑江上追情郎那段,老渔夫不紧不慢的,小尼姑心急吃不到豆腐,船在江面晃悠来晃悠去,写意的很呢。最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新版本,这一段好象改掉了,可惜。新版本的小尼姑眼睛太大跟小燕子似的,咋呼,不是很可爱。

还有象桃花扇里史可法的英雄末路,窦娥冤里杀人的一幕,都有昆曲特别的感染力。

小生呢,小生感觉都不对路。我觉得现代人演书生的爱情戏,常常演出猥亵轻佻酸腐的一面。其实不全是。俞振飞老先生就不那样(话好象说的不够恭敬)。张军倒不猥亵,扮相还很俊美,但是浮躁了。蔡正仁顾铁华都不好。至于汪世喻,我的天,我也没看过(碟)!

2004年05月31日

德拉姆

《德拉姆》票价也就30,欣欣然去看了。

田壮壮真是很不圆滑,很容易动怒。让我想起前两天梁朝伟被所有媒体竟相乐哈哈报道不忿这次未拿到影帝的事情。说穿了,还是“艺术家”我行我素的脾气,就象从前他在政治问题上大放厥词一样。

说实话,我也对票房问题比较感兴趣。上次霍建起的《暖》据说是惨败,老让我想起张艺谋的宣传神话,实际上我总觉得暖应该还是可以有市场的。

有意思的是在广州看此片,旁边的观众似乎还是比较投入的---根据我以往的经验,看电影的时候旁边的人总是在喧哗:吃东西、聊天、接手机。这部电影本身好不好,好在哪不好在哪里是另外一回事。怀着恶意的推测,我认为它很适合现在满世界乱跑的小资背包客的口味。怀着同样恶意的推测,我认为城里人,包括我自己都有种猎奇的心态,所以容易被这部电影与众不同的地方打动。虽然买票的人不多,但是第一,票房似乎并未惨败。第二,买票进去的人反应似乎还可以。

观众能被打动,原因之一上面说了,是因为猎奇。《德拉姆》没有沦为风光片,但景色壮丽,景致中且有人,确实有吸引人的地方。拍这种纪录片似乎是BBC等国外的电视台最擅长的,从这个角度讲,那个记者的话似乎有些道理“您的这部片子没有显示出您作为一个著名导演的功力。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看过很多关于这个题材的纪录片,觉得《德拉姆》和他们相比,没有看到很独特的原创性。也就是说,它更像一个记者的采访”。

观众被吸引的第二个原因其实是很八卦的,因为纪录片本质上是在不停地搞真人秀,片尾那段,人家小姑娘已经在说不想说自己了,自己也要有点小秘密,但摄影机还是对着人家拍啊拍啊。诸如此类,每个人都在对着镜头诉说自己的寂寞啊勇敢啊,这么说来,镜头还是满主观的。

不知道茶马古道系列往下拍会拍成什么样子,老外的赞美自然不算什么。有空的话还想去看一遍。

关于 2004年05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4年05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4年04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06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