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08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10月 »

2004年09月 归档

2004年09月01日

流俗

最近没事就把网上下的皂罗袍放一块听。

现在的演员几乎一边倒的向美声VS通俗唱法靠拢(好象京剧也有这个现象,其他的剧种也是,越剧就比以前脂粉气的多)。听过的录音中,史红梅最美声和戏剧化,声音里表情太多,搞的大义凛然的,不知道和她北昆的身份有没有关系。王奉梅却过平了,听着好象没骨头。相对王,同样个人风格不是特别明显的蔡瑶铣听着就好些。华文漪唱的太顺溜,也是离着“规矩”(所谓格律、口法)的距离远了些,倒象唱卡拉OK,太流利了。苏州腔的王芳和老师张继青都很能下工夫,特点比较明显。不过王芳的气质风度都不是我喜欢的那路。张咬字发音极有力,他人难及,听着实在舒服。

但最让人吃了一惊的还是袁安圃的录音。对比一听,变化之巨立现。除开袁安圃,最古的录音是梅兰芳的,而他的也是最“规矩”的了,换气、停顿,一招一式有迹可循,虽然还不如袁安圃那么“肃杀”。言慧珠也是。言的春香最雅功夫最俊,声音气韵都令人难忘。另外无论梅言,更不用说袁,伴奏的笛风也健,不象后来者,各种乐器一块上不说,笛子本身也吹的花哨,装饰音满天飞的。说到底,笛和唱的变化(一味的柔和妩媚,花哨繁复)都是走到类似的路子上去了。难怪有朋友要说,现在的昆曲演唱已经很媚俗了---“民国时期妓女张五宝灌的唱片都比现在昆剧演员唱的要硬”。这些问题京剧也有,还更贫。这也不能说是演员的问题。我不想说曲道崩溃,人心不古这样的话。不过风气这个东西,始终是没法逆转的。

袁安圃的皂罗袍 (许多版本都在此:长清短清

按此阅读全文 "流俗" »

2004年09月09日

王菲

王菲的孩子越来越大了,她自己看起来却和前一向一样,似乎并不更象一个母亲。王菲能吸引我们,一半因为她的歌,一半因为她不羁的性格。歌迷不大可能用温柔端庄形容她,他们会说她率真。率真的女人是笨女人,王菲好象总是不快乐。她的新歌《乘客》听的我发冷,而《不留》让我头皮发麻。可她唱的是越发好了。她的声音里有好多好多的水,清澈冷冽,流淌来去,高处不胜寒。谁会以为她真冷漠?别相信自己是命运的主人。她的恋爱对象一次比一次坏,简直象自虐狂的恶性循环。她的私生活和她的歌艺生涯整个是背道而驰的!

王菲由模仿她人而成名。到得后来,她已经不需要模仿,只需要放大自己的特色。后来已经是她人模仿王菲的年代。王菲的声音很完美。我琢磨了半天,后来看一篇评论才恍然大悟:在流行音乐界,她算是大嗓小嗓间转换的典范。一直觉得她的唱法很美声,又不是假模假式的那种,她是冷热交融的。她大概是天分、个性和基本功都突出的那种歌手。

花斑虎的声乐老师训过话,大意是,用小嗓唱歌那是蚊子哼哼,那就不叫唱歌。这就是美声和卡拉OK的区别。说起来很变态,我对蔡国庆多少有点好感,也是因为他是从少年宫唱出来的。

祝愿花斑虎和喜燕在美声但不纯粹是美声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

按此阅读全文 "王菲" »

2004年09月11日

关于尼金斯基

我对舞蹈不但一窍不通,而且基本是不看的,所以连发言权都没有。可能也因为我是中国人,对身体艺术有种天然的敬而远之的倾向。中国人谈舞蹈的,看到的只有迈克的好。林怀民只看了一点点录象,巴赫的无伴奏拉得太慢,听着不能顺耳。林和他的云门象个参禅悟道的人,忙着冥想与修炼,是修炼,不是得道,修炼的人我们只能在旁边观望,他们跟我们无关似的。

而这个尼金斯基,我记得他的名字主要是因为迈克提过。从照片上看,他有着惊人的美,且象个女生(好象是BI)。所以在书店看到《尼金斯基手记》时,不免拿起来翻了一下。可惜没有买。其实我倒真希望能看到此人的表演(当然我知道,他就算活着,就算来中国演出我也铁定看不到的,因为票价包准会奇贵,可能还得赶快买!咱们国家热爱艺术的有钱人最多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天赋异秉的人并不太多。

刚看了篇书评《我是神的一片叶子》,分析尼金斯基的精神状态。他说“尼金斯基把自己想象成‘神的一部分’或‘人群中的神’”让我想起了尼采,他们俩最后都疯了。对一般人来说,求知可以让自己更聪明,获得精神上的愉快与满足。但在有些领域内,际遇+创造似乎会引起半明半灭的危险状态---不知为什么,我有时会想起Woolf和尤瑟纳的分别。实际上,正常与疯狂之间的距离有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远。书评里说

尼金斯基抨击了‘聪明’,断定那是一种严重的缺陷,妨碍真正的理解,至于‘思考’,仅仅是人的头脑的活动,会切断人与自己的本质的联系;只有感受和感受力,才能帮助人理解周围的事物,与神、自然和其他人交流

可知尼金斯基是个明白人,但过分强调感受力也容易引人走到歧路上去。我觉得作者有一句话说得没错---“尼金斯基判断力的深刻与偏执俱在”,不过我好奇的是,深刻与偏执必然是一体两面的吗?...我猜未必。但在有些人身上,这变成了必然。我觉得,这大概是命(就象前面小风在留言里说WF一样)。有些人一辈子活得安全而让人羡慕,有些人在半明半灭的边缘,所以痛苦。尼金斯基大概总是在“正常与异常之间流动的临界点上”折腾,所以疯掉了。格格以前引用过张爱的名言“凡事想得太多了是不行的”,我想张祖奶奶也在这个临界点徘徊过,后来渡过去了。我们还是深深地扎根在这个沉沦的世界里比较好,比较安全。

这些话也许说得有些轻率而片面,可我不能再进一步了。

2004年09月15日

《国家公诉》

《绝对权力》热播之后,同样班底也拍了这个戏。周梅森是写政治斗争的高手。政治这种东西并不无趣,而是惊心动魄。只是,搞政治的人就不可能追求个人清白了,太要脸就不可能吃政治饭了。

每个演员都很精彩,吕凉之前也看过他演干部。吕凉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一团和气的样子。在戏里,一开始也看不出他的思想倾向。事态发展下来,他有点象《绝对》里那个任劳任怨、被赵芬芳(斯琴高娃)到处当枪使毫无怨言的冤大头周市长,不过他精明得多,虽然最后还是难咎其职。夹在检察院、高明与王长恭中间,又背负着大火案的重责,实际上很难做。小林市长才是擅长揣测圣意的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想尽办法明哲保身推卸责任,最后也只是被记过而已。我奇怪他们俩以前怎么可能合作默契。

多年没出现,很难想象当年全国女青年的偶像郭凯敏同学把一个市公安局长演的这么有特点,给人印象很深。不过江正流这个角色其实有些奇怪,有些复杂,表面上他没有王长恭那么阴,但当年的朝气变成了现在的戾气,内外都透着强硬霸道,需要的时候既雷厉风行又能使眼色。下面的人去打小报告,告副局长的状那一节,他又会打官腔的同时下达私人指示。妻子受贿、他退回这一节看起来有漏洞,不是很经的住推敲。另外公安局的办事能力太差了点,全片都变成突出叶检查长斯琴高娃的高大形象了。

按此阅读全文 "《国家公诉》" »

2004年09月19日

苏州

苏州是个腐朽没落的城市。和其他古城相比它也很有特点。

苏州是小城,也许会让喜欢欣赏王者气象的游人感到轻微的不屑。苏州城的房屋建筑很低,大都不超过三四层楼,比西安的楼房还要低。面积小,走走就走到比较边缘的地带。巷子多,几乎都衰败了,行走其中,感觉和乡下小镇也没什么两样。

意识到着一点,我觉得苏州十分别致和不同。虽然这两天被反常的大太阳晒到头晕晕,我对苏州却感到一种隐秘的兴味。

文庙是个古玩市场,里面有道士和神经汉。玄妙观一带超级热闹,合营后的老店面条本身还是筋道十足,浇头和汤则乏味足陈了。苏州菜好象是偏甜一点。

餐馆照例有不少,食客似乎却不太多。价格也不见得便宜。

路灯象别致的灯笼。

按此阅读全文 "苏州" »

2004年09月21日

巴伦波依姆和德国

今天买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门德尔松我不听的。一手拿起这张碟,不过因为这个巴伦波依姆(Daniel Barenboim)一看到照片就想起来是杜普蕾的老公。杜普蕾我只有一套好象不很完整的录音,实在喜欢听她拉的巴赫,够狠,拉到人心上去的劲头。所以对巴伦波依姆其实是爱屋及乌的想以八卦的心情听一听。回家查了一下,果然象碟贩所说,巴~的门德尔松《无词歌》是非常经典的版本。这些曲子都很短却极优美空灵,让我想起充满了幻想色彩,奏鸣曲听上去也有一点象短歌的舒伯特。

其实这不是最大的惊喜,我回家后看着碟封套上巴伦波依姆年轻时的照片才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我几个月前在音乐台看到的那位老头吗?没想到此人的演奏这么有灵气,门德尔松和贝多芬,轻重之间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都游走自如。钢琴家兼指挥,他的贝多芬钢琴协奏当时把我给震了,以前听只是觉得好,还没往心里去,不象那次一样听的伤筋动骨,热泪纵横。当时就记住了他的模样,肉肉的鼻头,圆圆的眼睛和脸,花白而有些稀疏的头发。

年轻和现在的巴伦波依姆:

按此阅读全文 "巴伦波依姆和德国" »

2004年09月27日

.

无聊无聊,无聊看情色。
鸟人鸟人,吃饱还烦恼。
打倒打倒,打倒不幸福。
快乐快乐,撑死神经汉。

天道人道,万法归宗。
你没有的我有,你有的我亦有。
从东到西,时间变成圆。
雾里看花,直线下降。

比萨塔是斜的,从此我低了头。
我不再慷慨激昂,且做个拾荒的人。

米勒是颗开心果

经常会有同学说冷面笑匠最牛,他自己还没怎么的,旁人已经笑到肚子疼了。这话我明白,我以前也认识这样的牛人。不过用小风的话说,这是从“审美”上来看的。冷面笑匠有点高高在上,其实远没有与民同乐者亲切。法律系毕业的(TT要注意哦,8要再搞错了,否则人家不做你的法律顾问了!)米勒同学就压根儿不是冷面摔哥,但他比谁都更逗。我老疑心这拨人里他在我和小风面前比较肆无忌惮,跟其他人要更道貌岸然些,看来他老狡猾的。他是那种能当面调侃你把你调侃的呵呵大乐还没一点脾气绝无不忿的同学,当然米老鼠自己也会趁机同时唧唧唧地乐上一把。

米勒家的卫生间是开放式的,透明玻璃里外看的一清二楚,我看到了不免大呼小叫:天啊厕所这样朋友怎么上啊?这会有心理障碍滴(TT也很同意我这个看法)!

卫生间在客厅外边,里边是卧室。米勒的反应很绝,他把自己拉进卧室的窗帘里边,合上窗帘,说:“快点啦快点啦!”

后来米勒同学解释说,如果有人要上厕所他只好一个人挤在他卧室的硬卧那边(大窗台离卫生间最远,他说它好比卧铺,我看是硬卧)不出来。但是,嘿嘿,米勒奸笑着说,如果是他要上厕所,那在座的我们这几位女同学就得挤在他的硬卧那边,三四位同学排成一排蹲在那等,象猫头鹰一排挂在树上一样。

听到这里我们不但没有做气愤状,很淑女的对米勒同学表示鄙视,反而很没有骨气滴哈哈大笑起来。

关于 2004年09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4年09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4年08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10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