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0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4年12月 »

2004年11月 归档

2004年11月02日

看图说话2---从丽江到昆明

丽江俯瞰:

从住处向外看,是一个所谓的青年旅馆。很有情调,情调我不反对,还很享受。加上主人家又养了一只三个月的狼犬卡卡和一只体型庞大的斑点狗。卡卡巨可爱巨好吃,我喂了它不少巧克力饼干,主人却跑来告诉我它不能吃味道重的东西。这家旅馆软件不错,但卫生和淋浴都不好,象空有一副好面孔,有些可惜,最后还是搬了。

古楼小吃店:

就在青年旅馆旁边,主人家极好客。有两厨师,某点评说年轻那个菜做的不错。我们去吃了两次,菜做的很家常,满有亲切感。他们的雪水鱼(一种很小的小鱼儿)非常可口,临走我们还去打包了一份当零食吃。

纳西老妇人:

看到了吧,石板路被磨的好光滑。

布拉格咖啡屋:

在丽江我没有跑去参观洛克故居更没有寻找顾彼得的遗迹。这次对我来说,就是纯粹的休闲,和吃吃喝喝。布拉格咖啡屋据说比较有名,又据说有些网络名人在此无意中留下了“到此一游”的痕迹。对我来说咖啡不加糖永远是难以下咽的,为了上网和“情调”我忍了。

按此阅读全文 "看图说话2---从丽江到昆明" »

2004年11月04日

北巡记

俄老人家效仿妖妈御驾亲征,视察小风和丹朱的生存状况。小风同学盛情款待,救俄于水深火热之中。因为俄最近一个人在家,懒得好好吃饭,已经饺子面条三两天哩。俄们那晚吃了红烧肉,喝了黑鱼汤,还有嫩豆角牛肉,家乐福的三文鱼生真的很美味(就是很贵),俄吃滴摇头晃脑(在广州就一向迷恋炳胜的鱼生虾生),喝(黄酒)滴晕头转向。第二天俄还吃了辣椒炒羊肉,不膻的那种,辣椒又嫩又脆,俄抢到了最后一块。

视察结果灰常满意,临走吃饱之余还带。然后俄语重心长地告戒小风:“你老要注意劳逸结合,8要老作饭给别人吃哦”。

2004年11月07日

骂陈晓明有理乎

最近有朋友在天涯狂批陈晓明(陈的原文在此也有转载),因为陈写的是捧张艺谋《十面埋伏》的“雄文”,我也没有太注意。电影无疑是烂片。后来事情愈演愈烈,我把《读书》拿出来翻了下,发现写的蛮不错。其实他在写“这是张艺谋真正的或者说正式地向好莱坞皈依的作品,他不再需要中国标识,不再专注于历史和文化的内涵”和“张艺谋解脱了,从东方主义解脱又更深地回到东方主义,从神话式的东方主义转向了童话式的东方主义”时,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文章首先可看性先就强,哪象某些人说的那么不入眼。至于他的吹捧张,看来看去都有“别有用心”的嫌疑。后来再看了精彩的骂贴,更加肯定陈不过是通篇反话。

N推荐的“不要说得”的回骂是有点刻薄了,但很在理---不过话说到最后,也是有点得理不饶人了。当然,朋友那么写是有欠考虑,有欠慎重。也不大爱看别人捧她为才女,我一向以为,说人才女是骂人的话。也许有些批评的声音未尝不是件好事。何况那个贴里充斥了为犯错者说话的声音。众口一辞地大骂自己没看懂的东西,毕竟是有点无聊了。

又看了一遍陈的文章,一路笑着看完。某人说的对“文章以《十面埋伏》为标本,用精致的理论话语演练了大众审美文化的趋向”。更搞笑的是,这么搞笑的文章居然是刊在《读书》上的。对比一下从前《读书》上写小裁缝的影评和谈云门的,是不是象小云说的,换了编辑的缘故。但那个编辑手记形容词太多了也。

2004年11月15日

变态其实是常态

我的一段时间以来的对看碟的厌倦,终于因为《钢琴教师》而结束了。

电影一开始就是女主角艾莉卡一回家就和母亲因夜归而冲撞甚至动手。四十岁的钢琴教授还被占有和控制欲望极其强烈的母亲管束,使我以为这是一个被动的个体在压抑的空间下痛苦扭曲的故事。但故事发展出乎我意料,被动者到后来倒越来越演变成主动的一方。电影没有象其他类似的题材,把重点放在深究她何以如此扭曲上,却刻意表现艾莉卡在这样奇形怪状的变态人生下,她的多重扭曲的精神居然透过她的自残行为与被虐欲而“升华”到一个境界。她不是简单的自我毁灭与沉沦,倒把变态变成了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演绎成常态,不免令我叹服。因为这并不是一部关于伤害而令人绝望的电影,倒是非常的讽刺。

在艾莉卡压抑的,被礼教和日常生活所束缚的人生里,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上帝角色的是她的母亲。母亲告诉她应该如何,要如何,母亲每分每妙都妄图控制她的行为举止。艾莉卡逃无可逃。她的看起来变态的情欲,带来更多的很难说是身体上的愉悦还是精神上的满足。我想性是代表了一个完全属于她自己的,她可以恣意妄为的空间,而这个空间对她来说,无疑是珍贵的。

按此阅读全文 "变态其实是常态" »

2004年11月18日

佛语如是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就算立此存照,播给你也播给自己听吧。

我对菩萨有过种种不敬的想法。譬如中国的菩萨太功利,又譬如佛经说的东西都是逃避,我看了不免愤愤---虚伪!但现在不这么想了,听着它觉得很安慰,有大慈悲在,令人平静。这个时候即使有人仍然说它是逃避,我也不会介意了。对人的痛苦而言,宗教也许真的是一个能给人安慰的好去处好去处。

按此阅读全文 "佛语如是" »

2004年11月23日

很迷人吧

对舒伯特我抱有持久的好奇心,虽然听听放放。我喜欢他的小知识分子兼波西米亚气,但对我而言他还是有点难于理解。不是对肖邦那种无法理解喜欢不起来,因为舒伯特绝对有吸引我的地方,如果排名的话他也在前几名之列。但我有一个盲点,就是他的艺术歌曲。

今天终于跑去书店买了本艺术歌曲集子,翻了翻舒伯特那部分,没想到一看就喜欢上了。喜欢他那种神秘不安的气息,又动荡又静谧,一会儿远一会儿近,那是海浪的声音吧?

照抄歌词如下:

海滨
在海霞的余辉中,海洋在远处闪闪发光;(这句一下就把我带入了
我们沉默不语并单独地坐在偏僻的渔舍里。
夜雾升起,海水澎湃,海鸥飞来飞去;(不安的气息
从你可爱的眼睛里掉下了眼泪。
我看见眼泪掉在你手上,我跪在你脚下;
我从你洁白的手上把眼泪吸干。
从那时起我变得憔悴,感情由于渴望而死亡;
我被那不幸女人的眼泪毒害了。

按此阅读全文 "很迷人吧" »

我爱基申

说傅聪带我进入肖邦的世界是没错的。以前听肖邦不多,也听不大下去。我和丹一样,最初都是Brahms至上者,其他好些我也顶喜欢,但也和她一样顶不爱听肖邦。一个是觉得他难于理解,再有是嫌他布尔乔亚气太浓,有点甜腻,爱无病呻吟似的。

亏了是听傅聪的幻想曲和第二钢协(可惜只有第二乐章)彻底改变我这种印象。我买的肖邦很少。傅聪这张还是随书带的,书看过就那样了,倒是碟纯是意外惊喜。手头还有鲁宾斯坦和基申的钢协二,对比了一下。鲁宾斯坦的听不下去,我想即便他是最有名的一个肖邦诠释者也不是万能的。和傅聪对比,他弹的有些支离破碎,刻意的缓慢,似乎很抒情但破坏了曲子的整体效果。也许我有先入为主的嫌疑,不过初听之下,确实有这个印象。傅聪的演奏和书中他的评论一样,彻底破除了我关于肖邦过于小资的印象。不过傅聪弹肖邦有一点过尤不及的味道,一方面是严格的控制自己绝不滥情,另一方面却热烈疯狂,非常自我(往深里说就是旧式文人的男性自恋),这就是傅聪本人的气质。想想他年轻时可是很迷恋瓦格纳的。

有趣的是,不同听众对肖邦的不同演绎反应似乎历来大不一样。譬如傅聪这种强烈过火的个性,就有人激赏有人不屑。我可能是对傅聪有点儿成见的人,他个性于我也不投契,对我而言他的那个境界过于高洁,同时不免也狭隘(这和他父亲是一样的),但我还是被他的肖邦所折服,这很大程度上是感情上被他带入了。一般国内的说法,太过强调傅聪的东方人气质,跟着傅聪父子的谈艺录走。但那说的是他的理想,实际上中国人不大可能追求这样的煽动性效果,让有的观众“泪流满面”。傅聪本人个性之强烈,是将自己完全投入---和他的追求相反,他不抽离。他天性气质本来如此,不过这和他的经历遭遇也有关。

我还有一个基申的版本。有人批评这个版本很准确但没有感情,我不大同意这样的说法,于我自己它是又一个惊喜。他没有傅聪那么强烈,也没有那么紧张,听上去更明朗,也许是不成熟。但第一这不等于他没有感情,第二他的演奏确实很精准,节奏都到了,优美而带一点沉思的性质(这样的肖邦是不是有点哲学化了?)。而且必须说明的,也是最让人意外的是这是他13岁的录音。想想看,13岁的孩子!!感情方面大概都是凭直觉在表达吧,也许他是为演奏肖邦而生的,实在令人叹服。大概艺术家常常天生就是早熟的。

看看这张照片有多可爱:

按此阅读全文 "我爱基申" »

关于 2004年11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4年11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4年10月

后一个存档 2004年12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