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5年03月 »

2005年02月 归档

2005年02月03日

迈克

Luc的迈克博更新的好快,虽然里头文章许多都看过,还是每天跟着再看一遍。曾在天涯看到她写迈克,注意的是一般人容易忽略的一面。这不奇怪,毕竟她是资深粉丝。

《影印本》这篇《現代啓示錄》,就是典型的迈克论调:他说看《十誡》“看完呆了半天,心裡出奇的明朗,一方面意難平,一方面卻又釋然”。这与其说的是电影本身,不如说更多看出他本人的追求。对他喜欢或有感情的东西,他常表现出这么一种态度,常取其这一面。迈克最感人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一点怅然,却没有过分的恨意或遗憾,只感到平静与释然。那种清澈澄明的境界他不单是追求,而且确实达到了。

一般人不论追求是否更远大,姿态总是不漂亮也不大能够漂亮的,穷形极象不说,有时还落不到实处。话说回来,一般人不论高下又怎么能避开凡尘俗世之中的脏呢,不管那个脏是从何而来。迈克姿态轻逸,却是一个嘻笑怒骂游戏人间的。在文字经营上他相当刻意,精神上则有洁癖似的,断不肯庸人自扰做露怯状。在声色犬马中耳濡目染浸淫了太久,对懂得或喜爱的东西他是真懂真喜,且常能看到他人目所不及之处;另一方面,又有一种身处事外的通透。世界怎么着,笔端怎么辣,总还是相安无事。

按此阅读全文 "迈克" »

2005年02月26日

身体

买了本《通过身体思考》,好象很容易看下去。也许里边有感兴趣的内容。

灵肉分离好象是西方人的文艺作品经常爱讨论的一个主题。身体是羁绊灵魂,导致精神分裂的罪物。在强调性灵的同时,身体这个本体有可能会被更多的作为精神载体而忽视掉了。近来我有时在想,人的精神所不能或难以承载的东西,实际上常常被转嫁回身体/神经上。就是说痛苦并不单单是精神上的,同时也是身体上的。有时单纯精神上的痛苦,最终会转移回到你无形之中可能轻视的身体上。崩溃的人是双重崩溃,愉悦的人是身心通泰。

我这么写,好象是痴人说梦患了癔症,但身体受精神之累之大不做医生的也能了解,并非什么编造出来的谎言。我常常觉得,说得出来的烦恼经常好象是被罗列在精神范畴之内的,身体上的苦有时反而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有时是羞耻,有时有点稀奇,更不容易被人重视,好象活该是专门交给医生去办的事情,一般人之间都秘而不宣。另一方面,现代人倒是越来越重视肉体本身了。也许它不再只是一个精神所依附的壳,而是本身也有意志和尊严,正如同文章的内容与风格,灵和肉从来都是一体两面,互不可分。

2005年02月27日

孔雀

藤井打电话来,说是要了解“普通观众对《孔雀》的观感”。其中一个问题是有没有什么镜头特别震撼?我说没有。非但没有,电影中还处处出现让人没心没肺的发笑的场面,虽然其实是尴尬的黑色幽默。

之前看电视上采访顾长卫,已经感觉到某种尴尬。他是说话半天说不出来的人,也许可以简单的归结为不善表达。但我感到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东西。这也许是他本人身上有些压抑与被动的性格吧。

不过,孔雀确实比我想象中要好。这种好不是什么情绪上的震动,因为电影一不激烈(这大概更和导演,而不是编剧更有关),二并没有什么特别让我感到共鸣的地方。诚如导演自己所说,这电影其实时代氛围并不浓厚,这是和《站台》有很大不同的地方---孔雀主要说的是一个家庭,特别是三个孩子的心理成长(“因为我的这部片子不是关注时代背景,而是关注家庭中个体的生命,即便离开那个时代,或者某一个历史时期,个体都会在自己的生命过程中遇到许多“意外”,故事都是成立的”)。这正是我对孔雀 感兴趣之处。在我看来,这种对人激烈内心的表现正是中国电影一向缺乏的东西。不清楚剧本本来是不是写的更具冲击力,到了影片中被相对柔和化了。

电影开始不久就出现伞兵和温情脉脉的音乐,也许是剪接的问题。不过,张静初扮演的那个姐姐并不显得矫柔造作,而是她气质本来如此,本来就特别。张静初表现的很自然。很多评论都用理想主义来形容姐姐,这说得太美好了。简单的说她就是有病。她是一个完全生活在自己世界里,和外界毫无沟通交流,也拒绝和鄙视交流的人。行为处世都按自己的想法出牌。没有人能进到她的内心,也很难体察到她的渴望和绝望。这种自己自足的性子绝对是病态,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冠以理想主义的美名而独独忽视其中可怕之处,虽然她不俗并且唯美。简单的说,她有一颗强硬的黑暗之心,为了维护自己的内心,使出各种极端手段也在所不惜。单单用美来衡量她本人和她的追求,是和她自己一样把她往死路上推。

按此阅读全文 "孔雀" »

关于 2005年0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5年0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5年01月

后一个存档 2005年03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