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4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5年06月 »

2005年05月 归档

2005年05月08日

再听游园惊梦

王芳唱戏颤音过多,声音比较做作,过犹不及,有犯酸的嫌疑。虽然在青年一代中她是数得出的演员。张洵澎号称小言慧珠,当年不单外形靓,从录音听来,声腔上恐怕也走的是乃师的路子。可惜因为太刻意模仿,听着也不是不做作的。言慧珠本人的游园惊梦个人感觉还是配合梅兰芳演春香更贴切,从唱法上说现在的演员很难得有她那种声腔气韵,闻之如饮酽茶,唇齿留香。不过即便她的小姐也唱的太快了。小杜是闺秀,号称杜甫后代,可不是没规矩的小丫头片子。

当代的闺门旦、正旦我个人比较喜欢蔡瑶铣。主要是她有昆腔的味儿(单就皂罗袍来说,王奉梅就唱的太通俗,正好是蔡的反面),这很难得。她那种雍容矜持的气度,演贵妇或大家小姐很贴切。综合起来,她比较古典,这也是我偏爱听她的原因。她唱杨贵妃,和汪世瑜搭档真是珠联璧合,让人不做他人想。汪世瑜大概也是唱唐明皇最贴切,他们两人都将那种尊贵的皇家气派发挥的淋漓尽致。后来听他唱琴挑 懶畫眉,感觉也是那种贵气,似乎不如前者来得贴切。华文漪和蔡瑶铣气质相对接近,当然扮相她是最美,唱方面她不如蔡,不过如评论而言,华胜在自然,绝不矫揉造作。这是她比张洵澎强的地方。祖师爷赏饭说的大概也有华这样据说当初不很努力的演员吧。可惜她去美国了。单就演技来说,很可能最活泛的是张继青,她的形象和气质都比较平民化,按说也有些吃亏,不过她除了一条极出色的嗓子,还胜在戏路宽广,她唱戏往往比他人生动活泼,能够唱出劲道来。大概这也是她能将烂柯山演的比梁谷音还高出一个境界的缘故(可惜我只有她的录音版)。

2005年05月12日

我前世和墨鱼有仇

小风听说我爱吃泡椒,见面时特意带了些泡椒和泡姜给我回去做。隔天还在网上问我吃了(泡椒青蛙)没。实情是,除非直接做好上桌,案头工夫最好免去,我们家是不允许视线范围内出现青蛙尸体的杂碎的:皮啊骨啊什么的,否则会恶心。好好的猪心就是这么切了一回之后,再也不要吃了。其实切猪心我也犯恶心,虽然干过好几回了。不过青蛙应该可以在菜场捣媸的差不多再拎回来吧。问题是,上次去菜场没看到卖青蛙的啊,据说不让卖。虽然我记得在这附近看到过有卖。

青蛙这玩意,以前在家里吃过不少,最爱吃的是青蛙肝---很小很小的一片。长大后受了党的教育,觉得不该吃青蛙。不过这个想法等到工作后就抛在脑后了,饭局上有人点我就照样吃,但多半吃的是牛蛙,味道一般。其实我小时候连癞蛤蟆都吃过,因为夏天生疖子,本着以毒攻毒的原理,家人央老邻居煮了一盅癞蛤蟆来给我单独享用,那---个---恶---心---。最后有没有吞下去我早不记得了,这么怪力乱神的行为发生一次也嫌多啊…。

我决定做泡椒墨鱼仔。小风说菜场的墨鱼仔不灵,我就去超市买。

之前做过一次泡椒墨鱼仔,是在超市买的袋装。当时家里没有泡椒,怎么办呢?中国人民有办法:我自己泡!后来告诉丹朱她们,做法当然就是用盐水泡新鲜的红辣椒。看似没错吧。丹朱不解的问:那出了什么问题?高级主妇小风回答:要用出坯的盐水啊,还得有坛子。这些我也知道,不过家里没有这些物事,想起我以前腌过萝卜,就凑合着用同样的方法试试吧。小风说我想吃泡椒想疯了,其实怪她提的次数多,加上我本来就有兴趣,这一说勾起了我的馋虫。

按此阅读全文 "我前世和墨鱼有仇" »

2005年05月15日

并非傀儡人生

很久没看小说,为了转换转换脑筋和心情,也因为睡不着觉,一口气把小人物日记读完了。

是一本读了不多久便让人感到难受的书。主人公的日子过得可说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那种处处捉襟见肘、又努力维持的体面,因为环境和周围人物的破坏,显得那么可怜可笑,而又令人感同身受。

造成这种困境的既是生活本身,也是为普特尔渴望成为体面人士的迫切心理所导致。喜剧人物的可笑之处往往在于出丑卖乖而不自知。老普虽然行事认真、愿望良好,但为人呆板虚荣,“在琐屑小事中不断出丑蒙羞”,事与愿违。他以拼写出双关语为至大的乐趣,以过上绅士的生活为奋斗目标。他不幸受到环境和自身的制约,一次又一次的出丑,并被性情言行大胆粗鄙的儿子耻笑,被自私的朋友刻薄。他越认真,越想获得众人尊重,却越出尽洋相---老普尊严何在?

但,不要忘了:老普有一个与妻子共同认真操持的家、甜蜜的家。他努力维持的幸福,总被那些在他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人嘲弄甚至破坏,读来让人甚感不是滋味。在英式幽默和刻薄的表面下,深藏着作者对世情的洞悉和对人之为人的无奈。这使我们无法象欣赏一般英国小说中那种福斯特所谓“平面人物”那样,居高临下的观看老普的表演。因为我们自己的生活,其实都并不比他高明。

老普特渴望成为体面人士,却在生活中处处受到擎制。人总是渴望超越自身环境,获得物质和精神上更大的满足。但作者并未打算描写一个心比天高的特定人物。老普遇到的都是“居家度日、柴米油盐”的琐碎小事,这些事情看来微不足道,几乎让人说不出口。但他所体会到的种种尴尬、难堪的心情,却再真实不过。这种对于琐屑小事的记录,看似上不得台面,却正是《日记》价值所在。难怪钱锺书先生亦赞叹说:世间真实情事皆不能出其范围。

《小人物日记》的作者乔治.格罗史密斯是位著名的喜剧演员,甚至他的小学老师都评论说“他音乐学得很好,不过我担心他有一天会当个小丑”。他洞悉人性的悲喜剧,并超乎其上,以虚构日记的形式,引领我们看到老普先生和芸芸众生一样,饱受人生制约,却又不甘、并终究不至沦为命运的傀儡。

2005年05月20日

噩梦

昨晚去看邯郸梦,一堆名角哭天抢地撒狗血,汤显祖被编剧往死里糟蹋,鲁迅的皮也被扯来做大旗。回来以后眼皮子打架浑身难受,耳朵里净是咣铛咣铛的锣鼓声。一觉乱梦,醒后对着镜子一照,眼圈发黑,跟德古拉大叔有的一拼。好象有点胃痉挛,吃了点东西还是不舒服。大骇,继续睡觉,为了抚平看戏带来的创伤---精神折磨和神经摧残。

再受这么一回罪,我老人家就要捧心吐血做花下鬼了。

《邯郸梦》,四百年前汤显祖呕心力作,四百年后琴瑟声动,古韵昆曲精彩呈现一场中国式梦的解析。
   计镇华的又一创新之作,导演谢平安一挥而就的灵感喷涌。
   聚众多昆曲名家,品人间百种况味。
   5月19日、20日晚7点15分,逸夫舞台,计镇华、梁谷音、方洋、刘异龙、张铭荣、张军、黎安邀您共赴梦的旅程。

2005年05月29日

乱弹

***1***
我坐在公车上,后座来了两个女生。唧唧喳喳,一开始说演出,后来说要梁老师张老师的照片。原来其中一个是昆剧团的。我支愣着耳朵听她们聊天,直到她们在东方电视台下了车。说老蔡上次在台湾张嘴就错,说汪世喻在台上象个老妖精。又说等两岸交通方便了一定要去那边买碟,让我想起了自己家中那七八盘从台湾传到米国又被某人从那儿带回来的录象带。

对我来说来上海最明显的一个好处就是:听戏的机会大大增多了。当然上海京剧院现在的水平已经不能让人恭维,除了那不在人世的名角,只剩余少数已经老掉的人物。不过,江南一带戏曲业的发达当然并不仅仅体现在京剧。越剧、沪剧、昆曲、评弹、苏剧、滑稽戏,南京、杭州、上海、苏州,中国哪一片城市地带有这边的曲艺事业这么多样、红火?北京也许,但除京剧以外,其它戏对我来说总是不如沪宁一带的戏听来更有亲和力。广东的粤剧不是不好,但总不是我那杯茶,因为太老气横秋,大概和粤人的脾性有关。而相对来说,粤剧显然要衰落的更加厉害了(香港大概好些,因为名角的存在)。我对京昆之外的其它剧种接触很少,但都不乏好感。有次在电视上看的大概是滑稽戏,苏州人的精刮刁蛮活灵活现,市井幽默感十足,看了大乐。滑稽戏、越剧这些地方剧种,大概因为在当地深入民心的缘故,虽然外地人知道的不多(越剧曾经红便全国,现在也只在江浙沪一带流行了),在本地却不乏市场。

当然,所谓红火完全是相对而言。相对没有戏曲、剧团毫无市场的其他许多中小城市,爱戏的人在上海/北京是有福的。自然,其它演出或者活动也是这样,这也是我喜欢大城市的原因了。

按此阅读全文 "乱弹" »

关于 2005年05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5年05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5年04月

后一个存档 2005年06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