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店情事 | (回到Blog入口) | 向隅而泣 »

被进化与被净化的

最近看到中唱上海公司新出一批八十年代京剧演出的影碟,其中有些剧目由四小名旦之一的陈永玲主演。我看《小上坟》的介绍很象是所谓的淫戏,兴兴头买了回来。一看果然有趣,又顺藤摸瓜(顺便向小豆子进行了一番请教和咨询)下了些音像资料。可惜这类花旦戏大概再也无法见于舞台了。

《小上坟》说功成名就的刘禄敬回乡祭坟时与妻子巧遇并相认的故事。《戏考》中评此戏“情节尚佳,与《桑园会》悲欢离合之情相等,毫无淫荡可鄙之处。不解梨园中编剧者,何以不用须生、青衫,而以小丑、花旦演之,遂致积习相沿,人人目为淫戏也。” 确实,这类夫妻别后重逢、相认的故事在京戏中经常可见,《武家坡》、《汾河湾》、《桑园会》都是由老生与正旦应工。这类戏常以试妻为主题,戏中的女人无不恪守三纲五常,清心寡欲、贞洁异常,日子过得虽然苦不堪言,却俨然一副伟大的女卫道士模样。一当遭到久别而分辨不出模样的丈夫调戏,测试其是否守节时,便怒不可遏,张口申斥,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桑园会》的故事根本就是从《列女传》中演化而来,原书中做妻子的“数秋胡之罪,而自投于河”,真不愧为节烈的典范了!

然而《小上坟》的情调却完全两样。萧素贞的思想境界与前述各位节烈女子相差远矣,却主动与活泼得多。先是在坟边哭哭啼啼,引起了刘的注意。然后对这个自称清官的大老爷抱怨公婆抱怨公婆的无情打骂和娘舅的搬弄是非。后来,当刘亮明身份,半信半疑的考问起对方的反倒是她!刘虽然不时挤眉弄眼、打诨插科,却没有种种试妻的丑态,看上去倒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丈夫们顺眼得多。夫妻俩又相互调侃对方青春不再,难以卒认。男女之情胜过了纲常伦理,两人最终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小上坟》这一类戏近似杂耍,颇有些民间小调的风味,娱乐性极强,却不讲究什么道德上的教化,和正剧的风格相好相反。陈永玲的师傅,一代名伶筱翠花于这类剧目极其擅长。然而它被视为淫戏,无非因为格调不高,又有些打情骂俏的对白。剧末丈夫问分别多年妻子由谁照应,萧回答:“正厅上洋装打扮,戴金丝眼镜的,小白脸儿,照应我的。”刘说:“承蒙照应。明天请你坐汽车,吃大餐。”这确实很有些低级趣味了,但却与当年大红大紫的《新纺棉花》的末尾如出一辙。张爱玲说《纺棉花》的成功正因为“它是迎合这种吃豆腐嗜好的第一出戏。”显然,《小上坟》也以对调情和吃豆腐的嗜好娱乐了大众。其实,剧情中有无聊甚至猥亵之处本来就不足为奇,人不可能时刻浸淫于高雅趣味当中,情与欲也不是几句伦常口号就能剿灭的。只是这类戏一旦分寸过了头,就变成所谓的粉戏、淫戏。到陈永玲这里,这类内容就被删除了。

但自民国以来,京剧接受了知识分子的改造后,已经变得越来越干净、高雅起来。梅兰芳大师在这方面体现得尤其突出。《贵妃醉酒》本来有浓厚的色情成分,据梅葆玖说,梅兰芳“早年也照着老本演,抗战胜利后,他去了美国一次,抗战和这次美国之行使他的人生理念得到了升华”,才对其做了删改,后来并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这无疑是艺术上的“升华”了。梅素喜结交文人雅士,齐如山和他的交往、帮他编戏改戏更被传为美谈,有这类思想上的转变也很自然。然而也正是在这重重的改造加工之中,京戏不知不觉地失却了早年的泼辣和生气。无怪乎鲁迅先生提到梅兰芳的变化时,会说凡事一经“士大夫”的改造,也就跟着他们灭亡了。

解放后,京剧在自我净化的路上越走越远,除了古训的忠孝节义,又新添了现代人铿锵的革命观。花旦戏许多都涉及到男女是非,虽然风趣活泼,品位却嫌不够高尚,情节有时又几近胡闹,自然登不得艺术的大雅之堂。现在,这类作风妩媚俏皮的花旦戏已绝少见于舞台,擅演这类戏的演员也越来越稀有。如今筱派艺术几近绝迹,我们也仅能凭着陈永玲的录像来遥想乃师当年的风采了。

屡改《贵妃醉酒》: 梅葆玖谈梅兰芳与杨贵妃

我父亲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演出《贵妃醉酒》,他不踩跷,并陆续对这出戏作了很大的改造。《贵妃醉酒》以前比较色情,它讲述的是,杨贵妃等待唐明皇而他失约,贵妃醉酒后思春,主要人物除杨之外还有小生裴力士和小丑高力士。以前表演时,杨玉环眉眼斜视,表情放荡,拉裴力士同衾共枕,拉高力士同入罗帏。这时高力士有段念白:“娘娘,您叫奴才去,那哪行?奴才是‘破表失针’办不到。”这句话是很下流的,那时戏园子里都是男人,一演到这里是满场淫笑。然后杨玉环刮高力士的耳光,抱住他的头用力拉,把帽子拉下来,杨拿着帽子戏耍,酒劲上来,吐了一帽子。这段杨玉环的表情和身段都是很轻狂的。以前我父亲也照着老本演,抗战胜利后,他去了美国一次,抗战和这次美国之行使他的人生理念得到了升华,他开始着手对《贵妃醉酒》删改。直到解放前,他把这出戏完全改成了很健康的唱词和做派。比如说他认为杨玉环淫荡的表情和凄凉的宫廷生活不契合,就改成了朦胧的醉眼。他大刀阔斧地去掉所有的黄色台词和做派表演。还以上一段为例,杨不再拉裴力士共入罗帐,而是比划着要和他再喝几杯。裴力士表示担当不起,杨玉环口里念“呀呀啐”,扇了他一个耳光,道:“不合娘娘意,不合娘娘心,我便把本奏当今,把你赶出宫门。”和高力士那段,也把调笑改为扇耳光。

评论 (1)

bluemermaid99:

正好电台里在放梅兰芳改过的《贵妃醉酒》时看到这段,最喜欢太监与杨贵妃一问一唱的那段:
“人生在世......”
“人生在世如春梦”;
“且自开怀......”
“且自开怀饮几盅”
最能让听者生出“活在当下”的纵情恣意。可惜这样的感染力原来只是原本的凤毛麟角了。
好向往没改过的老本啊

发表一个评论

(如果你此前从未在此 Blog 上发表过评论,则你的评论必须在 Blog 主人验证后才能显示,请你耐心等候。)

关于

此页面包含了发表于2005年07月18日 下午05时57分的 Blog 上的单篇日记。

此 Blog 的前一篇日记是 书店情事

此 Blog 的后一篇日记是 向隅而泣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