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8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5年10月 »

2005年09月 归档

2005年09月01日

怪癖

Kidy同学点名写怪癖。我勉为其难一哈。

1.没事爱咬破嘴唇,打小养成的坏习惯。

2.看见秽物会干呕,也是打小就有的毛病。

3.轻微的强迫症倾向,譬如出门要看七八九十遍证件和车票有没有带。

4.偶尔会自言自语,和KIDY喜欢在脑海里上演情景剧一个道理,不过内容不大一样而已。

5.写字时喜欢夹杂个别繁体字,譬如把时写成時,风写成風虽然个人会写的繁体字很有限。不过因为现在越来越少需要写字,这方面倒也退化了。

我跟totozi和luc一样不打算继续点名了,功德吧,也!

2005年09月06日

新奥尔良

电视里边在放新奥尔良城,原先没想到后果这么灾难性,水面上是浮尸。表面上,它不如911那样刺激神经,那么末世到来一般。可一个城市就这么没了。不知道是不是幸灾乐祸,“对现实描述的一团糟”,转述说没想到新城警方的力量崩溃的这么快,有救助者自杀了,而且还掺和进种族歧视:新奥尔良的穷人不白。听上去住在米国是件越来越不安全的事情。林达怎么不写写这类事情?

哈罗德.布鲁姆

危舟是那种聪明但不显山露水的男生,一看就很书生气,虽然他的文章不是我有兴趣的那一路。我在他博上看到人家讨论布鲁姆,就兴冲冲跑去看了。看完了气闷,因为讨论变成了吵架。

迄今为止看过的评论,都在外围介绍,分析。没有一个人提到他那种特别的敏感度——搞诗歌研究可是他的专长。他会挑出《劝导》来谈Jane Austen恐怕不奇怪,有些分析可能只有他才说得出来。比如“安妮.埃里奥特不是奥斯汀笔下惟一善解人意的人物。她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对他人及自我的感知准确到了几近不可思议的程度”,又如“他曾经抨击她墨守成规,不让她的女主人公们摆脱社会成规而获得真正的心灵自由。然而这是对简.奥斯汀的误解,她懂得成规的作用在于解放意志,尽管成规可能会扼杀个性,但没有它,意志也就无关紧要了”(这句话不太好懂,我琢磨大意就是以表面的循规蹈矩来获得内心的自由),“记忆与想像结为了同盟,共同对抗意志”。我怀疑谈她的其他书他是否能这么出色。因为这本书是JA难得一吐心声的作品,可以尽供浪漫的解读了。

谈Woolf似乎有些避重就轻,因为《奥兰多》有点象她的小玩意。谈狄金森则有膜拜的心理,一再强调自己没看懂。

他肯定是有点偏执的,而且有时太严肃,把读书变成了道德负担过重的东西,对我这种讲究趣味性的读者来说就有点吓人。但《西方正典》还是值得一读。纳博科夫那个,就太土啦。

2005年09月07日

小崔的意外

小豆子在他的博上提到了小崔说事的京剧工程师那一期——我看了赶紧跑去握手,还推荐给童桐看。

这期节目很有意思,社科院?的学生马上把它放到了网上(ftp地址:162.105.89.74 ,登陆名和密码mldb)。有剪辑后的视频和未经整理的音频两个版,可以对比听一下。

不过我觉得最有趣的有几点:
1.他的节目充分地表达了对高学历+戏迷的偏见(说“博士硕士特傻”,又说“喜欢京剧是不务正业”,把这两类人都得罪了),看得人大跌眼镜。用童桐的话来说,他成功地扮演了“代言人角色和家长”;
2.这几位博士和硕士自信爆棚,妙语迭出,成功地回应并调侃了小崔同学的挑衅。甚至反客为主,说他象“公开庭审”,“象您都大学都毕业了”,简直让他下不了台;
3.叫刘鹏的那位学生很有些冷幽默,压倒了崔永元,全场最透着聪明的一位。譬如蹭戏“最主要的还是地理得熟”,“这个我轻易不传人”。至于京剧的发展衰落,他的解释也很有见地。他说京剧是大众文化中一帮不懂戏曲的人跑来糟蹋,说到我心里去了。而他的唱也不错,那几句念白一般人还真弄不出来!

小豆子的批评自有其道理。对我这种伪戏迷来说,最成问题的还不是中央台“糟糕的节目剪辑”,而是

比较烦人的是崔永元,总在试图把这种理科生喜欢京剧当作一种奇特的现象(或者异类)去形容,无论从他的表情还是口气,都能感受到。而且还总要“提醒电视机前的家长”,有种怕把观众同学“带坏了”的感觉——要“对社会负责任”。

小崔说事我不大看。不过向来以亲和力著称的小崔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值得深究。他的宽容都到哪儿去了?小豆子说大概是抑郁症闹的,可能吧。

2005年09月10日

梁祝

痛下决心买票去看了梁祝,在大剧院。不知道这么大排场是给谁看,不就是一堆中老年妇女加上我这种半吊子的戏迷吗?难道看个戏也要象“附庸风雅看芭蕾”一样饿上半个月?看戏本是俗事,自从它沦落成高雅艺术之后,戏迷们可就遭了殃。对我这样常想看戏的穷人来说,越剧甚至滑稽戏的票价都真是要了老命。

导的不好,演的也成问题。服装很象三级片,舞台太多声光电。陈颖软绵绵的又哭腔太重,演戏太夸张;章瑞虹好些,掌声似乎也多些(很怪的掌声,太整齐而有规律,没有叫好,我周围的中老年妇女是不鼓掌的),可惜只放不能收,大概喜欢卖弄是现在演员的通病了。不过戏真是好戏,亏得我去买了新出的袁雪芬版的DVD。类似梁祝这种戏,在京昆里几乎不可能出现,虽然实际上有程版的《英台抗婚》,因为不可能表现得这么开放。十八相送和楼台会,绍兴戏最擅长的就是分手和离别,比《柳毅传书》的缠绵悱恻更多一层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性别疑云。我越看越觉得象在看电影,太现代了!

故事,明显以祝英台为重心。她机智、有主见而有担当,相比之下梁山伯性情单纯,还有一点儿软弱。悲剧更象是宿命,并没有太强调“父母之命”。最后也是梁山伯受了打击先死,祝才徇情。祝英台太象是一个女性化了的男生,孜孜不倦地启蒙不自知的另一位。梁山伯为何又呆又傻,一听到九妹相貌性情和英台一模一样便开心不止?太多的疑点。难怪有这方面联想的,远不止林迈克一人。话说回来,祝英台的无奈始终是典型的女人的无奈。假如换在京剧里,她多半会违抗父母之命私奔,又或者其他的结局。不会象现在这样肝肠寸断、拖泥带水,认命与识大体的结果却是自杀。

台词也是美的。可怜我太文艺腔,最后只记得一句“无限欢喜化成灰”,其实越剧的戏词最具小户人家的气象,踏实而充满喜气。迈克文中提到的,却是两句没有出现在戏台上的唱词:“蜜拌沙糖难入唇”,“梦里只是满床摸”。

按此阅读全文 "梁祝" »

2005年09月13日

开枪,为他送行

终于买了《保密局的枪声》(DVD,福州路上的俏佳人早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我最favorite的一个去处),也终于理解了反特片的冷战背景。结尾我党分子继续混迹于敌人内部,嘱咐战友:等我从台湾回来以后再...,听得我毛骨悚然。

敌我双方一开始就是明了的,没有身份疑云。《黑三角》也不隐讳这一点,不过《黑》比《保密局》看着更费劲。反特片在玩弄阴谋诡计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保密局》更脸谱化和风格化,其实应该叫间谍片。同为变态,它还不象沙家浜那么单纯。应该说,它综合了《沙家浜》或《红灯记》的大义凛然与《野火春风斗古城》(新近想看的又一部老片)中点到即止的含情脉脉,虽然任何情感因素出现在反特片中都已经多少有些变味和不自然了。

自始至终都很压抑。对比57年的《护士日记》,就会发现解放初期的影片还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光明欢快的气氛,尽管这种感受是多么的靠不住。

敌伪的表现一直在我党的预料和掌控当中,斗争固然险恶,形势的走向却大好。我方充分利用了敌人内部的矛盾和内讧,采取分裂挑拨、感化或现场击毙几种方式。特殊材料制成的英雄相貌英俊(配音者好象还配过《无名英雄》和《蝴蝶梦》),行事却不择手段,疯狂毒辣。他对向梅不太露骨的感情表白比较象是走过场,倒是一看到钥匙(接头信物)就象打了强心剂一样斗志昂扬。

人性的抽离更加重了游戏感,可是那股阴沉的气氛却始终笼罩全局。看完的观感是:变态的,太变态了!其实《405谋杀案》也很压抑,英勇无畏、揭穿政治大阴谋的主角却是《天云山传奇》里的反面典型仲星火。这就是80年代初的中国。

根据不大确切的记忆,一直到看《本命年》,我才有又活过来了的感觉,哪怕在那里边姜文有多苦闷和沮丧。

另:海报里的大头像为啥都不是美丽的"向梅大姐"呵呵:

2005年09月17日

我多么浅薄

我是不是对你说过,我不喜欢许巍,或者朴树?我原先甚至分不清他们。

是的,我鄙视这种歌,这种典型的学生哥式感伤。太单一了,我没法尊重它——无论如何我早就不是学生了。我最喜欢周杰伦,不为别的,因为他是天才,而且最有时代感。

不过我终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先是,朴树的一曲MTV(有周迅的那个)把我撕开。后来,许巍的歌也令我感到痛楚。现在轮到我鄙视我自己了,鄙视我的分裂。大概每个人都有两面吧,一面游戏嬉皮,不带感情而很享受。执着的那一面却轻柔而不可触摸,象怎么也长不好的伤口。我们都不喜欢矛盾,不喜欢那长不大的某一面,我们用层层的积累将自己武装起来,即使不强大,也很有力量。我们害怕残破的缺口,可是总有那么多缺口,怎么补也补不齐全。我们透过这些缺口看人与被看,爱人与被爱,伤害与被伤害。

Anyway,悄悄告诉你,我还是更喜欢许巍。朴树太忧伤,杂质又太多了,没有许巍纯粹。许巍不伤感吗?也许更甚。可他也更清澈自然。他不挣扎,不逃避,静静接受的姿态。伤感浅薄吗?或许。我知道我为什么鄙视他们,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流泪。在电视上看到许巍接受采访,完全象个孩子一样傻呵呵地笑,主持人那么弱智他也不觉得,或者并不特别留心,纯真不设防。这样的人,简单也许,却透明极了,让你没法儿讨厌。真的,朴树可能是个长不好的孩子了(我们长好了吗?),许巍却安静到让人难受,想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我用心倾听他们的缘分仅止于一刹那。

关于 2005年09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5年09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5年08月

后一个存档 2005年10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