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6年03月 »

2006年02月 归档

2006年02月12日

春节见闻

厕所是张太师椅,说给侄子听,他笑了个半死——没有比他更爱笑的人了!

厕所搬家了,旁边有羊圈和鸽子窝,我一上厕所就嘴里不停地哼哼,以图和咩咩叫的山羊唱和。结果一抬头,发现山羊也探出脑袋来观察我,这样的礼遇有过几次,后来就不再碰到了。

节前切菜切到了指甲,节日里又因为烧火时手不小心擦到灶膛,破了一层油皮。每次烧火动作都很紧张,怎么塞稻草或柴火都怕跟不上趟,或者把火给烧灭了。

不过那口大锅和大灶台实在是过瘾,不足之处是那锅很有一点深度,做菜的人会辛苦些。

去田里拔了荠菜和豆苗,因为动作奇慢、而且还怕掉到河里而遭到鄙视。

米团很好吃,做早点不错。有豆沙馅和咸菜馅儿的,我吃到的都是后者,不过也正合我胃口。

猪腰汤居然一点也不腥,有点象肉汤但不算油腻。以前在饭馆吃酸辣猪腰的时候常觉得这菜做不好,看来只能在家里吃。有一种象刀鱼的河鱼,清蒸了味道不错。黑鱼光用鱼头做汤味道也比较鲜,小半阴暗、大半惯性地怀疑嫂子有没有放鸡精,但当然不敢问出口。也不好意思说香菜不必加吧,这么鲜的汤加了香菜味道反而不纯。真是懒人还嘴叼。

羊肉和一种胡萝卜叶子切碎的菜一起做汤,放点辣椒,很开胃。那菜没吃过,有一点奇异的味道,象香料,感觉象东南亚吃食(不是西餐吧,我没怎么吃过西餐的)里用过的调料。

新弹的棉花?睡觉真暖和,夜里那么冷也不太觉得了。而且我很喜欢乡下那种非常民俗的被面,牡丹花或者凤凰都极美丽,手感也好。可惜不是被罩,不方便拆洗。城里的被罩又贵又不好看,很难碰到这么合乎心意的图案。

总觉得春节很容易让子女变回白痴状态,吃饱喝足然后就是睡觉。这个春节虽然依旧白痴,心情却是愉快的。同时很见识了几个小朋友的笑脸和威风。能够看到小孩儿们在健康的环境下自然成长,生命一年年发生着变化,无疑是令人身心愉悦的一件事情。

2006年02月17日

尴尬

切换电视频道有时会看到张靓影。春节期间她频频在晚会或综艺节目里亮相,我也会停留几分钟看上一眼,结果却越看越难受。感想只能用两个字概括:尴尬。既作为对张还抱着些好感的观众感到尴尬,也替她自己尴尬。做公众人物这么长时间了,她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不单落落大方没学会,反而越来越不知道手脚该往哪搁了,看她微笑是对观众的折磨。

我居然看到有人这样形容她:“她说话滴水不漏,又善于制造悬念,什么刁钻的问题她都不怕,一看就是老江湖。而作为明星的了一个气质,就是要不断有绯闻,绯闻发生在张海豚身上你会觉得是那么自然,她有比别人更大的心理承受力,并能玩弄于股掌之间,假以时日,她将在娱乐圈成为一个无可匹敌的人精”。这实在是“我眼中的你就是我自己”的活写照!

这是张靓影吗?怎么我看到的介绍都是说她和媒体交恶?怎么我感觉她压根不会做人(有风尘味又如何)、尤其是做公众人物?我根本不是凉粉,超女看的也不多,自然也不了解她的为人。不过对于张近来的亮相,张的“楚楚可人”在我看来已经有引发观众虐待狂心理的趋势了。回过头来,我觉得丹朱从前说的很对,参加超女、或者随之而来的名利根本没有让她找到自信。实际上,电视反而放大了她的手足无措,和她掩饰不来的自卑——不要告诉我这都是表演,妖精大有人在,但不是她。美丽、有天分而自卑的女孩当然容易引来人们的怜爱之情,包括作为同性的我都是如此。但这种喜爱到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变质。她那满脸的尴尬,和连微笑都自然不起来的表情,成功地打击了我们,提醒着大家她做人有多辛苦多失败,做她的粉丝会多难受。

2006年02月22日

冯喆和老电影

南征北战:

《南征北战》很好,更念念不忘的是冯喆。除了他,有谁能把一身破破烂烂的军装穿得那么潇洒?论漂亮,比他漂亮的男人多的是。有他那种风度的却寥寥无己。更重要的是,他很“中国”。

看到他,才明白了古人那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是什么意思。

一口气又买了他好几部电影,包括解放前的《风雨江南》和《恋爱之道》。前一部里他居然扮演一个自以为是、集风雅与凶恶于一体的地主老财。后一部里他也有中年扮相,当时还30岁不到。

欧阳予倩真是样样都来得,《恋爱之道》是他编剧。虽然有进步的风气,更兼对世事变幻的感想,中产阶级的基调也还保留着。广州那一段的生活自然恬淡,小夫妻的恩爱溢满陋室。舒绣文和冯喆甚至很说了几句粤语。回忆往事,保持了一种通达乐观的调子,就是有些拖沓。

现在也许很难想象,《恋爱之道》是在香港拍成。那时候的港片实际上是大陆片。而新中国、新社会的诱惑力太大,冯喆不当明星,跑了回来。

前后哪怕相差那么几年,老电影的面貌便迥然不同了。古中国的神韵...。那时候的电影没有那么多口号,艺术和商业还没有合伙扼杀电影的生命力;那时候的好导演不像现在的导演,会说不会拍;那时候的文化精英纷纷参与到电影制作中去,成就了一个左右兼容的电影之都;而那时候的上海华洋混杂、新旧并蓄,充满了各种“现代性的想象”。

譬如那个神怪的《西厢记》,到后来周璇王丹凤的《红楼梦》。冯喆王丹凤主演的《桃花扇》是红旗下60年代的出品(其实王丹凤还和李丽华一道拍过亲日电影,中方导演岳枫,日方导演是稻桓浩),显见得已折杀了不少风雅之气。国语老片在电影的黄金期(我想是40~60年代)也曾有过一些名作,古装片也好,《八千里路》或《乌鸦与麻雀》这样的写实作品也好。也曾培养出一整批明星。但毕竟囿于战事,成就相对有限。对比当时的日本电影,让人很难没有一些联想。而更大的感想,是老电影、老派中国人的气质和风采只有在文革后才真正荡然无存,之前无论如何还没被革尽,还能看到这样那样的痕迹。这种感想在看碟或读《上海电影百年图史》时更突出了。

《南征北战》也好,《羊城暗哨》也好,已经是新天地里的语速和节奏感了。难得的是冯喆转变的自然,形象和声音的魅力竟然丝毫不减。有些电影不是特别好,真纳闷冯在《桃花扇》中怎么那么老气,化妆也怪。丧国之痛也远没有《八千里路》之类来得自然。电影里的帮闲文人杨龙友戏份很重(据说在原作中就很突出,也是写得最成功的一个角色),性质却暧昧,虽然非常墙头草,已经被蒙上了一层同情进步人士的光环。秦淮名妓除了李香君,个个都像无产阶级劳动妇女。也就是听听李淑君的曲子吧(其中还有北昆的演员)。还是应该看看顾兰君主演的早期电影《明末遗恨》。

《金沙江畔》不是很有趣,有趣的是对土司的态度,土司公主曹雷(哈,不是从模样,而是从声音里听出来的。人可以易容却不能改变声音的特质)支持同情解放军,说起农奴来却神气活现(胆敢如何如何就挖了他的眼珠)。但冯喆还是一点也不教条,还是那么可爱。

看看明星们在解放前后的变化也很有趣。王丹凤依旧斯文,眼神依旧带着些娇嗔;白杨紧跟时代的风潮,每一个阶段都很典型:从《十字街头》中的性感小猫,《八千里路云和月》里思想进步的女记者,到了《祝福》,更添一份母性的气质;只有那个带点杀气、左的吓死人的谢芳怎么看都有点不爽,早春二月里的陶岚虽然是柔石凭空想象出来的一位五四后女学生,让她演我都觉得有点...。

可惜生活中的冯喆太害羞,又太君子了。冯喆曾经做过“街头追女”的傻事,估计本来就婚姻不睦,甚至文革时还被妻子报复揭发。结果最后死因不名,似乎是被毒打身亡。

冯喆看起来王心刚没有那么根正苗红,没有庞学勤那么粗豪爽直。孙道临倒是更机智又有文化,可惜越到后来越拘谨,而且有发福的趋势,没有了渡江侦察记中的那份灵气。后期他的魅力更多来自声音,可又太西化。是的孙的声音魅力既西化又戏剧化,不像冯喆,纯粹中国出品,别无分号。

知道吗,冯喆的籍贯是广东南海...

关于 2006年0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6年0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6年01月

后一个存档 2006年03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