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1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7年01月 »

2006年12月 归档

2006年12月01日

民谣陈淑桦

美丽与哀愁,琼瑶的电影和主题曲。琼瑶电影也要看是谁拍,白景瑞的秋歌就还不坏,这一部导演好象是李行,难怪也能看下去。好的琼瑶电影就是把琼瑶的台词大刀阔斧删改掉的那一种。最糟糕的琼瑶故事导演是刘立立,每部都味同嚼蜡,充斥琼瑶式对白。

说半天没入正题,电影片头主题曲把我震了。很民谣风,却没有台湾民谣的学生式傻气。那么纯洁纤细的女声有点象森田童子,不过没有那种刻骨的忧郁。不知为什么,总还是有些令人不忍。

最后重看片头才知道那歌手是陈淑桦!原来陈淑桦也曾经那么年轻,那把声音,纯真如赤子,让人害怕。

我来自大海 看过日出 看过晚云 它比不过你的纯 你的美

我来自大海 遇过浓雾 遇过风暴 却掩不过你的哀 你的愁

当我为你叹息的时候 前方的灯塔好像对我说 已近了 已近了

我忙著重拾起思绪 好把那海上的故事 说给你听

2006年12月08日

李安

新闻频道看到李安访谈,感觉是:李安老了,白头发都有不少了。说话流利细碎,也有点像唠叨的老人,当然并不嫌罗嗦。这么成功也没见他志得意满,反而近年越来越显疲态,人家说他面有戾气不是没来由。不同于早年刚拍片时期的幽默和轻松,最近这几年的李安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内在的那部分浮出水面(是不是人年纪大了就更容易回到过去?)。这个被强烈的焦虑感缠身、远不是那么气定神闲的男人,在断背山里也许是把自己淤积的内伤袒露,痛快地释放了一回情绪,虽然表达起来还是那么曲曲折折——我又何必那么在意他的态度是否不够“正确”呢?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从小生活在父亲的权威下,成家后妻子又是那么一个很阳刚的大女人,我倒不是怀疑夫妻感情不够和睦,但我相信,她大概是生活在他丰富而被压抑的内心世界之外。所以说,人生真是没有美满这回事情。

保安

本市的新闻频道放了一个系列剧是陈锋的故事(上),说小区保安陈锋的故事。系列剧大标题是渴望城市,这个陈锋是从农村来的,电视讲的就是这个农村人在城市活的有多憋屈。分标题排列事件,比如“钱包”是说陈锋的同事,另一个保安生计所迫偷了业主的钱,陈锋劝他坦白从宽;“狗”是讲业主的狗没被栓好,陈锋被为了保护另一个业主而被狗咬伤,结果却没人肯掏钱付赔偿费让他去打针。另有一次陈锋保护一个正在玩耍的小孩不被狗咬踢了那狗一脚,结果业主气势汹汹地要他赔偿,最后幸亏道歉了事;还有因为按规定没让出租车进门,陈锋好心帮一老太太拎东西,结果却将人家600块钱的花瓶打碎,最后不单被老太太的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只能逐月从工资里扣除以赔偿了事;还有诸如有人唱卡拉OK声音太大,邻居投诉,陈锋前去提意见却被对方骂回的事例,不胜枚举。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电视里闹事的人全是业主,浑不讲理,蛮横霸道全让这些只会批评别人没素质,自己却素质最低的业主们占尽了。物业经理不停地赔笑脸,连他都说自己是孙子,何况陈锋们呢!

不过我在看这个的时候,脑子里却想到了另一些画面。如此忍气吞声的保安,一定不是在广州小区里工作。在那里,我只听说过保安围殴业主有人被打到脾脏切除,本地的报纸都不敢报道的事例。类似事件发生了不止一起两起,而且就在你周围!

所以你说,小区保安是个多么尴尬无所作为又多么变态的职业?

2006年12月09日

时尚女魔头

迟至今天才看了穿Prada的惡魔,我真是后知后觉了。电影开篇就让我想起sex and the city,这种感觉并且一直维持了下去。后来重看格格的观后感舒琪的评论才注意到其实就是同一个导演。伟大的David Frankel万岁!

要问我有什么感想,那真是激爽到死啊!电影的前半段让我兴奋到肾上腺素爆涨,既有养眼的美女和衣装,也有紧凑有趣的剧情,让你乐不可支到极点。舒琪说会对《穿片》趋之若鹜的除了OL和八婆,还会有谁(你说呢)?我显然就是那个八婆了。搞笑的是有些人根生蒂固的那套政治正确理念,居然因为那个结尾把电影当成励志片看,我喷血!这电影恐怕太不对非趣味主义者和直男的胃口了。从那么纸醉金迷的销金窟及早全身而退?难道不会曾经沧海?行行好吧,看看Anne Hathaway那贪婪的笑你就知道这有多不可信,倒是Stanley Tucci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着可乐的多:等你的全部生活化为乌有时再告诉我,那表示到升职的时候了。啊善良无害的Stanley真是可爱,Anne那个说我其实是女人的朋友也是有趣的紧。

看Stanley穿的啥: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一个型男哈,那就是本来似乎并不觉得抢眼的Simon Baker:

还有那个一级助理Emily也是妙人,恰倒好处的夸张做轻微小丑状,突出我们女主角的冰清玉洁和冰雪聪明。这张和第一张的最右边那位就是她:

Meryl Streep扮演的那个Miranda其实并不女魔头,电影简直将她美化和软化了许多,这个角色根本是在现身说法的告诉我们,工作中的女头人是美丽的嘛,要不Anne Hathaway怎么会对她死心塌地。

娜斯也在没看过电影的前提下写了篇感想,可能正因为当时没看该片,于是通篇变成了娜斯卖弄她因为人在国外,比我们永远更“潮”好多步的时尚观念(洗脑有很多种,电影先洗我们一遍,她又再接再厉洗一遍)。据她提供的有力线报,电影的女魔头原型ANNA WINTOUR可没那么好看,但其实难看一些才引人注目,譬如前VOGUE的主编Diana Vreeland,那才叫有型!

Anne一开始傻笑颜色和颜色没啥区别基本上就是找骂,这么憨大的情节设计想必也是为了引出后来Meryl Streep那顿轻巧利索,又足够凶猛的讥嘲,听来十足过瘾。啊我没有诚恳的影评人舒琪那种罪疚感,舒琪的那些分析或批评当然不错,但我们这种普通观众只要当它是类型片看就好了,至于它那个生硬的结尾和不自然的说教——这并不是一部所谓的小众、或者艺术电影,对这一点我们还是很领会得的。

说起女主角Anne Hathaway,此女初出道的那部垃圾片公主日记我还是在电影院看的。她的样貌不是我那杯茶,总嫌她大眼大鼻大嘴巴(有点像印度人)美的太粗糙,那个红唇抹的有如血盆大嘴(大嘴巴罗伯茨我也一点不觉得漂亮,但对Scarlett Johansson我却蛮喜欢的),经不起细看,似乎性感和清纯两头都靠不着(当然你也可以说正相反),啊真有点尴尬。

不过这张还是很PP的:

2006年12月11日

山中贞雄

边喝酒边看山中贞雄,《河内山宗俊》的确是下酒的好材料。看完了只觉得心里难受,走来走去想把体内的水分“蒸发”干净。

《河内山宗俊》和《人情纸风船》一样写底层小人物的悲剧命运,幽默感却处处可见,《人情纸风船》里片头的场景调度和李安的《推手》开始那组镜头一样让人发噱。《河内山宗俊》则是通过对白,人物的伶牙利嘴和满满的嘲弄口气。饶便如此,主人翁的生活根本不是一出喜剧。我看来看去,《人情纸风船》里的大杂院竟呈现一派死气。新三太清楚自己必死的命运,临了还从从容容交代旁人替自己干完未了的琐事。《河内山宗俊》里河内死的悲壮,这个以人情和义气为重的江湖骗子最后变成顶天立地的英雄化身。可惜不懂日语,关于这个导演简直就不知道什么!

山中贞雄太透彻人情世故,这方面他和小津类似。啊他也可以拍不那么悲情的东西,《百万两之壶》几乎就是纯粹的喜剧了。衷心的热爱他那种小市民的角度,贵族也好,剑客高手也罢,都是生活在妻子管束下的小男人,都爱游手好闲,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丹下左膳一出手就能要人命,电影里却完全不动声色,不是和妻子摔盆子扔家伙的吵闹,就是为了那变成孤儿的小孩大动恻隐之心。至于柳生城主的弟弟,那个入赘当女婿的老二总是盼望着溜出家门出去玩耍浪荡,每次出门前却要假装依依不舍的对妻子说什么:真不想出门,我希望每天都呆在家里看着你美丽的脸。观众没法不爆笑啊。

其实《百万两之壶》这样的故事,如果换现在导演来拍,很容易变成一个夺宝的类型片,就像宁浩拍《疯狂的石头》那样。但那时的电影可不是这么回事。山中贞雄存世之作只有这么三部,部部经典。我心目中的日本导演前三甲,当然变成了小津成濑加山中贞雄。那时处在电影的黄金期,可不只是有一部两部好作品,或者一个两个优秀的导演出现,木秀于林,那是整整一批人啊。我看他们的电影常常想到当时的中国电影,不是影人不争气,实在是没法和人家的环境相提并论哪。错过了那一段时机,以后再怎么也补不回去了。

2006年12月18日

黑泽明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概括黑泽明给我的印象,那大概是:一个绝对不允许自己坐着等死的人。这话听着拗口,不过你如果看过他的一些电影就明白我的意思了。至于黑泽明的自传《蛤蟆的油》,我的感想是第一它当然概括不了作者和他的电影,第二这书还是很可以一看的,有些地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何兆武那本人人喜读的《上学记》。

丑人的胜利

1932年,从无产者美术运动和政治运动中退出,22岁的黑泽明贫病交加,被哥哥领到神乐坂长排房自己的住处。神乐坂是什么地方?是有着细细的石头小路,“遗留着江户情趣的充满惊奇的空间”。如今大概和丽江四方街的民居一样,已变成观光消费的特色小巷。在当时,那里却聚集着东京大地震后幸存下来的平民百姓,从爱说笑的建筑工人到拼命干活以定期嫖妓为乐的小鱼贩,从没有自来水、只有水井和井台的房子到曲艺场引人入胜的相声、评书、弹唱、鼓词表演,这里的生活活脱脱就像是一卷江户风情的写真画册,令黑泽明大开眼界。

其实,类似的生活场景我们不也在小津安二郎的《喜八系列》或《长屋绅士录》里领教过吗?小津出于对昔日生活的怀念,以近乎大光明的调子表现贫民区中和睦的邻里关系。战后他想拍摄的贫民区早已被炸弹化为焦土,令人唏嘘不已。不过,贫民区真像理想中的世外桃源那样,令人乐不思蜀?

武士家庭出身的外来者黑泽明,对此无疑有切身的体会:这里的人生活清苦却能自得其乐,性情开朗又能互助,但日子久了,他便看到长屋生活的另外一面——老人强奸自己的孙女;每天叫嚷着要自杀的女人遭到大家嘲笑,终于跳井而死;继母虐待前房的孩子,黑泽明想去解救却遭到小孩的白眼:“我挨绑倒好,不然更受折磨”。

庶民生活的艰辛甚至绝望,其实,早在山中贞雄的名作《人情纸风船》中已被道尽。山中与小津的美学趣味接近,同样以富于幽默感的笔触刻画江户时代大杂院的生活,小津的电影里没有真正的恶人且人情味太足,相比之下,山中贞雄镜筒下的世道人心倒比小津更接近现实。但对黑泽明来说,风俗画也好,浮世写真也罢,这些都不能真正满足他的表现欲。

黑泽明在自传《蛤蟆的油》里写道:自己的脑大动脉是弯曲的,和正常人相反,被医生诊断有“真性癫痫症”,这类病症往往在疲劳或兴奋过度时发作,儿童时代他就常常出现痉挛现象。但,对黑泽明而言,能够引起他兴奋或癫狂的事物往往令他着迷,肆无忌惮地在阳光下挥洒汗水才最让他兴奋。所以很奇怪的,根据高尔基的原作《在底层》改编的电影有好几部,黑泽明这部的背景正好设置在江户时代的贫民窟,表现的重心却有所转移——想要体会大排房里的辛酸生活,您不妨还是去看前边提到的那部《人情纸风船》:穷的没刀切腹、只好上吊的武士,懦弱无能或胆大妄为的浪人,都逃不行将被淘汰、被毁灭的命运。黑泽明可没有这么逆来顺受,既然天地不仁,那么就先尽最大的努力兴风作浪吧!这才是他真正想表现的。于是片中人物动辄陷入狂怒之中,身体仿佛已不是身体,而是件可以随意摔打的器物。

《在底层》最令人过目难忘的一个镜头,是房东透过窟窿向门内窥视,那涂着油彩、人不人鬼不鬼的狰狞的脸,那张牙舞爪的恐怖,使人感到宿命论也好、厌世也罢,都不过是弱者缺乏勇气、逃避真相的托词而已,而真相就如同那张丑恶不堪的嘴脸,只能也必须面对。黑泽明说《蛤蟆的油》这书名来自一个传说,大意是指蛤蟆在镜子面前看到自己丑陋的真面目,就会吓出一身的油。在我看来,它并非旨在数落自己的不堪,而不过是强调人要有直面真相的勇气——正视人的本能,无论它是恐惧、欲望、愤怒还是喜悦,无论它是否合理或合法。

活着,就是要这样的翻腾跳跃,这样孜孜不倦的对抗丑恶,浓墨重彩的涂抹人生。正如黑泽明在书里说过的:他偏要“为了抵抗人的苦恼,戴上一副强者的面具”。他脾气暴躁,甚至有意表现的粗野横蛮,就连当年写给名优高峰秀子的情书上,也充斥着“突然想要撒尿。到楼下上厕所,我又嫌麻烦,于是我打开窗子就撒了起来”这样的废话,难怪他会在三船敏郎参加表演考试时一眼就看出,三船对考官那种桀骜不驯的态度不过是为了遮羞,却从他凶猛狂暴的气质中感到他的魅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可谓心灵相通。所以黑泽明才会有《罗生门》、《丑闻》等一系列毫不唯美,却一扫战后颓唐之气的作品,所以三船敏郎才会有从《泥醉天使》开始的、令人耳目一新的表演。

以三船敏郎野兽一样灵活的身体和无与伦比的速度感,黑泽明在《罗生门》里颠覆了传统美学,尽情地赞美和讴歌了身体的本能。自传以孩提生活为引,以《罗》的拍摄作为结束,干净利落。剩下无穷的遐想,对不起,请您去看他那之后的电影吧。

2006年12月19日

两个版本的八女投江以及马蹄声碎

87年的那部八女投江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没看全。里边有男人婆一样的女人,为了突出女人的身份加了很多现代的女权的东西,而且是通过有点变态的情节设计。比如指导员冷云有个汉奸老公,这个是真事,但后来冷云在雪地里产下了一个汉奸的死婴(开始还想流产弄掉孩子)就是电影编的了,说实话,不喜欢这种编造,太刻意。历史上的冷云后来和抗联的战友结婚,在丈夫牺牲的情况下生下小孩,再后来部队出发告别婴儿,不知道那小孩后来如何了。
  
而凌子风49拍的中华儿女也是讲同一个故事,就正常的多。不过那是凌子风的处女作,有点乱哄哄的,演员似乎也不熟练,说话比解放前的老片还要更拖腔拖调,我多少有点当资料片看的意思。
  
虽然如此,两部电影看到结尾的地方都挺震撼的。觉得战争期间中国女兵的苦外人难以想象,那个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比起来浪漫太多了,中国女兵可没有那么好命。
  
不过拍女兵最好的是回族女导演刘苗苗的马蹄声碎,刘苗苗属于第5代,虽然她实际年龄比他们小许多。马蹄声碎无意识的消解了八女投江那种女权腔调以及建国后红色电影那种大光明的调子。原因我想也简单,因为刘苗苗是女人啊。
  
电影一开始就给人新鲜之感:草鞋坏掉的女兵赖在地上,跟正在行进中的男兵们要鞋穿。要说缺点,可能是里边的女人刻画的还不鲜明,也许因为导演自己当时就太年轻,还有点像女学生。说颠覆则有几个原因,比如她拍的全是红军比较惨烈的一面,像伤兵病残的都被留在藏区,而出来说话做工作的胡子首长却是一个面目有点委琐的男人。比如留下来的团长开枪自杀了。又比如说藏民是用当地的群众演员,他们跟红军的关系是很隔的,就像几个猎人(?)骑马围着那个垂死的女兵少枝漠然的看了半天又跑掉了,由她在那里自生自灭。电影对这些藏民既不赞美也不诋毁,完全是写实,这点就很不容易了。至于说到男女之事,电影开始不多久少枝就跟那个团长对上眼了,双方甚至没说什么话,半夜时就抱在了一处。不过也仅此而已,后来团长自杀,这个秀气的女兵也在最后即将赶上大部队的时候累死了。
  
我猜想刘苗苗是那种导演里情商很高、艺术感觉倒谈不上非常发达的人。她对形式感的东西不敏感也兴趣不高,但她的电影却有些打动人的地方。杂嘴子也许更好,可惜马蹄声碎当初好象只卖出6个拷贝,杂嘴子也没公映过。

2006年12月24日

蔡康永和《最后的贵族》

《最后的贵族》看到片尾居然在名单里发现蔡康永和林良忠的名字,回头用狗狗搜了下,原来林良忠当时在纽约学电影,给剧组当灯光助理。还有更绝的,就是《最》的群众演员里居然有李安,原来他“也在片场打小工”,据说是“窝在画左,闪了半边脸”。电影我始终没看全(似乎也没看到出碟),祝希娟扮演其中一位“贵族”的母亲,其实没看清脸,是听声音辨别出来的,小吓了一跳。不过气质最隔的也许是肖雄,太正了,以前的女人可没有那么硬。想想蔡康永怎么说他老妈的?

妈妈一直保持老上海贵妇的生活方式。和外面传说的一样,她每天睡到中午,穿上毛边的亮片高跟拖鞋、好莱坞电影里女明星穿的那种丝质晨袍,起床后就出门弄头发弄到下午两三点,然后回家等朋友到家里打麻将。

王家卫比较喜欢父辈留下的老上海的感觉,蔡康永可不那么喜欢。但蔡康永是世家子啊,自然不同,王家卫的上海可就太平民了,由舞女、小商人和没几个钱的文人凑成。

据说蔡康永是和白先勇一起改编小说成剧本(看演员表上编剧另有他人,估计是改了再改)。蔡康永出道也够早了。如果不去做主持人,他很可能是个大有前途的编剧。邱刚健编剧的许多电影我一直觉得太变态(关锦鹏那部《地下情》除外,但就是那部也还是加了点让人不舒服的地方),程度可与李碧华媲美。她导演的阿婴却异峰突起,有好多令人激赏的地方,诡异变态的情绪全被不时的打岔解构掉了,也因此带上一丝特别的幽默色彩,后现代的很。我以为这些打岔处才是全片的精华所在,但总疑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拜蔡康永的剧本所赐,按说电影是导演的,可我实在不太相信邱女士有幽默感。

这说远了,蔡康永和最后的贵族,说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渊源,他在《我家的铁达尼号》里说

《谪仙记》的女主角,是世家女。故事里她的父亲是国民党政府的驻美大使,一切本来照人世的轨道进行,直到战乱来临,驻美大使夫妇两人,“死于太平轮船难”。

我到了白先勇先生家后,白先勇把手边的相关资料厚厚一叠拿给我参考,其中有一份影印的剪报,是太平轮出事时,上海各大报的报导。

我看着这份剪报,报导里说:

“农历除夕前一天夜里,中联公司的太平轮,于台湾海峡与无锡面粉大王荣氏家族荣鸿元所拥有之‘广元’货轮对撞,太平轮与广元轮均沉没。太平轮上乘客,有三十六名被美国军舰救起,其余均罹难……”

其他剪报,也有约略提到那艘广元货轮,似乎有蛇形现象,在与太平轮相撞之前,即已几乎与另一艘外商轮船相撞……

不过当时各报大概没有兴趣作进一步的调查。在整版整版的战乱伤灾里,太平轮的沉没,也只是又一种摧折生命的方法罢了。

白先勇先生很好奇我为什么对这篇跟故事情节不太相关的剪报这么在意?

“因为,太平轮是我爸爸的公司的。”我回答。

白先勇目瞪口呆三秒钟,然后喜而笑曰:“怪不得这个剧本会找上了你!”

附:太平轮船难发生在49年除夕前一晚的午夜。沉船时有乘客及船员总共932人,载有国民政府中央银行重要文件1000多箱。其中银行秘书处文卷231箱,会计处文卷账册297箱,国库券文卷账册231箱,业务局文卷账册231箱,理事会、监事会文卷各3箱,人事处文卷47箱,发行局文卷账册87箱等等,共计1317箱;还有东南日报社全套印刷设备、纸张及相关资料100多吨,钢材600多吨。

于12点一刻沉没,死了932人,救起36人。

死者中的有名人士:
国府辽宁省主席徐箴夫妇
国民党机要室主任毛庆祥的两个儿子
海南岛司令王毅将军
南京国立音乐学院院长吴伯超
蒋经国留俄好友俞季虞
刑事专家李昌钰的父亲李广南(上海南通商人)
国民党山西省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及其家属

2006年12月26日

三峡好人

比世界好看,虽然世界也有触动人的一面,但太单薄了。三峡和好人两个部分题材都绝好,可挖掘的地方太多了,电影其实可以更好。

1.好多画面不知为啥都似曾相识,感觉分别像安哲罗普罗斯、侯孝贤和贾樟柯自己(也许再加上小津)。

2.宁二说的对,三明那部分比赵涛好太多了。还有那些超现实的地方确实表现的一般。贾不知道怎么拍女人,除了赵涛和老公跳舞那部分还不错。三明简直是贾的杀手锏,每次出场我都会受不了。你会想是什么压迫的一个人连说话都会萎缩成那个样子。

3.贾混混年轻时看港片录象看的太多,以至他每部电影里都喜欢加插黑帮片画面,还有那些熟悉的配音,多到我看的都想吐了。

4.啊我真爱看镜头下的现代中国,虽然它们也许一点都不现代。我喜欢侯孝贤的城镇和蔡明亮的大都会,我喜欢贾樟柯和宁瀛的城乡结合部/乡土式北京,也爱看从不知名国产片里的深圳南海到三峡好人里的小城奉节(不过孔雀那种伪写实的电影除外,那里的小城被拍的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就像我们出门路过一个又一个这样的小城市,穿越老街旧巷,我常想这里边该有多少故事啊。

5.贾樟柯也越来越阴暗了,故乡三部曲时的他还是比较正常的。后来的片子,除了情绪没有那么饱满(这个可以接受,人不可能总年轻),人也更阴沉。我不由自主地想他该不会是在创作力衰竭之前感情已率先枯竭了吧。很少有人像侯孝贤那样天然具有免疫力,老去后至少可以做到明如镜,清如水。

6.我发现大陆盛产写给民工的流行歌,两只蝴蝶和老鼠爱大米这种既粗俗又上口的歌子台湾好象没有,香港也许有些草根歌,但也还是不同。这种民(工)歌风不知道是不是从迟志强的监狱歌开始流行的。

关于 2006年1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6年1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6年11月

后一个存档 2007年01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