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1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08年03月 »

2008年02月 归档

2008年02月15日

妈妈们

又见小满,终于带了阳阳来,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满说不愿带他来。阳阳快三岁了,据说已经是很乖的小朋友了,但还是和前两天看到的四个月大宝宝一样,以妈妈的臂弯为床,睡得要多欢有多欢。也和前几天见到的那个四月宝宝一样,睡着后不能迅速转移到爸爸那里,并且也是一换到爸爸手上,爸爸的姿态会显得有些怪异,其实就是比较僵硬。因为爸爸不会像妈妈那样去适应孩子,而是开始就摆好了姿势去让孩子适应他。

阳阳一看到我就笑,很开心地摸我,然后回答妈妈的问题。你以为他对我更有好感?其实不然,他也没搭理我,就像他对小风那样。笑起来表情非常趣致,不是一般的所谓可爱,而是藏着些内容似的,好玩得不得了,我根本没法形容。阳阳说话声音不大,感觉温和而爱黏人(当然要看对象),有点像女生,而不像是那种太阳刚霸道或粗疏的男孩子。是双鱼座,我说据说双鱼座好象比较善于付出,甚至这方面做得有点过分的星座,小满说没看出来。我问她阳阳是不是高需求宝宝,她听我简单讲了一两句啥是高需求,回答说他就是,因为他是离不开妈妈(或奶奶)的,有些孩子就不然,会自己跑得没影。

按专家的说法,每个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高需求宝宝的表现。我个人的理解是比较敏感的孩子大概就是所谓高需求宝宝了。小时候需索更多,但如果得到适当的回应,长大后也许表现会更好。小满在这方面是很厉害的。

阳阳是我这个春节见到的第三个宝宝,之前见了两个宝宝三位妈妈。晕啊,这辈子没这么集中地和妈妈宝宝们打过交道。

第一个是表妹和她刚满月的孩子。比住院时胖了些,不过还是太小,看人是看不清的。中间很用力地拉便便,辛苦得一塌糊涂。这么小的孩子据说排便完全是无意识的,条件反射型,要到一岁后才可能慢慢有意识。当然从孩子出生后父母就没一天睡安稳过,闹的时候爸爸气得说要把他扔出去。我的感觉是这么小的孩子自己也很不容易,脱离母体不久,一切都还不适应,怎么弄总容易有不舒服的嫌疑。

然后是朋友夫妻带着四个月大的宝宝来看我们。四月宝宝眼睛睁得很大很明亮,眼睛一直瞄着某个方向,样子也很好看,不太多动但肯定好玩些了。妈妈年纪也不小了,不过给人感觉完全是个快乐的小妈妈。尤其在抱孩子睡觉的时候,边唱曲边左摇右摆,完全不介意仪态(生孩子之前和多数女生一样爱买衣服)也不介意环境,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她说自己之前也是没有耐心的人,但怀孕之后就变了,显然母性大发。这一对快乐妈妈和爸爸,估计带出来的孩子将来也会很开朗。

还有一个妈妈就懒得多写了,是另一种有趣。比较贪玩的人,说起折腾人的孩子来,给人一种类似于“苛政猛于虎”啊的印象。

又及:回来后查了下双鱼座的特点,哈,果然说有“某些女性的性格特征”。大概主要是指双鱼座偏敏感细腻的气质。

双鱼座的儿童

  双鱼座孩子的教育问题是不容忽视的。因为这一座的孩子适应能力相当强,你的成长和发展几乎完全取决于你周围人的影响。

按此阅读全文 "妈妈们" »

2008年02月22日

毛尖

关于专栏作家,印象里内地可看的印象中只得一个毛尖了。很早前饭过的女作者有恺蒂,现在就更喜欢毛尖。当然我对万象时期的毛尖兴趣不大,那部分的毛尖像交作业,文章太刻意,而且是耍花枪的那一路,对我这种不爱吃零食只吃正餐的读者来说,没太大意思。虽然她确实是从万象写出名。无轨列车里她写的又是从前万象那类命题作文(瞎猜的),单论交作业,我还是觉得她不如恺蒂。后来读上海的八卦文艺小报,慢慢才觉得她其实短文最妙,是那种有家常气的聪明。她和迈克是都能让人乐的。不过迈克即使谈八卦也更文艺些,她是文艺也要往八卦或日常里靠。

日子久了就觉得毛尖除了聪明多多,是既家常又佻达(俏皮不足以形容她),文字和真人好象都这样。比如常常调戏老师陈子善(见skysurf所建的专栏作家圈毛尖短文),陈老师是厚道人,且和她关系甚笃,不以为意,我们这些外人看了也喷饭。报刊杂志上有时登出些照片,有的漂亮,有些一般。长得确实有点点像王菲,当然气质完全不同。她是最懂人情世故的,所以她“的随笔与当下的生活完全‘不隔’”,这正是她的长处,不仅止于文人的聪明,但同时又很游戏人间,很多东西不大顶真,都可以调戏一番。到底是有些玩世不恭的,但又因为足够入世,分寸感拿捏得恰倒好处。内地有毛尖,也算是个异数。

2008年02月25日

整形日本

最近好象连着读了几本新出的港台杂文,比如陈冠中的城市九章,汤祯兆的整形日本和欧阳应霁的香港味道,都各有可看。

整形日本比想象中好读,本来对汤祯兆的文体我是有点畏惧,怕看不懂、不好看,可能他的文章不适合在网上阅读。他似乎喜欢用稍微形而上一点的写法去评论大众文化,内容驳杂,虽然还不是陈冠中有些时候不大妙的那种演讲文。不过这本书还是读得满有点兴味。对我来说整形日本最大的好处是澄清了一些想法,譬如他说“‘蛰居族’的存在,其实不是一个精神病理学又或是家庭心理学的问题”,而是“植根于日本社会富裕下的虚空处境”。就是说不能简单用“变态”或传统的丧失和西化所带来的精神分裂来定义现代日本人。当然,汤祯兆究竟有没有把这个问题讲透是另一回事,比如说穿了,这个所谓蛰居族(当然还有寄生族等其它各类现象)不止是社会问题,也还是和日本人的国民性有关——“当有孩子把自己锁在房中甚至厨房中,有家庭甚至把厨房改装到适应孩子的生活需求,而不是把他带出房间”。

汤好象是村上迷(或者也是陈百强的粉丝?),读完这本书,对村上春树一向不感冒的我都考虑要去找两本来看看了。我倾向于认为汤祯兆这个日本通本来也有点宅男的性情,否则不至对这些东西如此热中持久,但读完可能还是会有点意犹未尽。

至于陈冠中的城市九章,书中所写北京和台北其实主观性很强,完全是陈冠中化的北京和台北了,所以他才会津津乐道于台北的嬉和北京的波西米亚。你可以说他关注的东西只是局部表象,不过他其实确有他的灵敏嗅觉,要不怎么是风头浪尖上引领潮流的人物。当然啦,在我看来说穿了作者就是贪玩,玩到中年或老年恐怕也乐此不疲。香港的文化人成长环境不同,视野广是优点,同时心态也轻松得多。

什么时候出梁文道的书?对他其实兴趣更大。省得我花钱去买港版。

关于 2008年02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08年02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8年01月

后一个存档 2008年03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