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12月 | (回到Blog入口) | 2010年02月 »

2010年01月 归档

2010年01月01日

学飞的盟盟

很有意思的小书,朱天心写她女儿的幼年小事。写得非常干净,看得出作者的功夫,不是随意涂就(她其它的散文未必有这么好)。

的确如朱天心所言,这不是一本教人如何教育孩子的书,而只是一次展示和记录。记录下盟盟过往的行径表现。显然盟盟不是神童或特别合群的孩子,而是很有个性。稍乖僻,我疑心是像父亲。

同时也感慨婚姻(或一段稳定的感情关系)于人的重要性。同是从幸福家庭里出来的,朱天文就没有这么幸运。放养长大的朱天心用同样方式带小孩。似乎童年也还生活在眷村附近?总之是比较有山野气息,多少能接点地气的地方。大陆更不可能如此。

学飞的盟盟好就好在它不是教人如何带小孩,那就落了痕迹了。坊间的这类书很多,很难不带说教气息,这本书完全跳出一格。一家子聪慧人(只不过才气这个东西有可能的恶果是完全没有限制,往恶的虚无的方向去发展都有可能)。和其他书,比如龙应台写安德烈的书来比一比,就会觉得后者太落入形形象象了,太要知性的结果是罗嗦个没完、刻意,让人十分的不耐。当然我不是说龙的书全无可取。

顺着孩子的天性来说起来简单,其实很不容易。有个度的问题,又有哪些是他/她的自然本性,哪些是需要收敛的地方?不管哪种养法,父母都要愿意付出极大的精力、耐性和时间,才有可能有所收获。书里有点特别的地方是朱天心说不要第二个小孩的理由之一是自家固然姐妹之间亲密友爱多多,但目睹周围人家却有恶意反目的地方,生怕自家将来也出现这类情形。这种恐惧讲起来其实很没道理(她家那种环境怎么可能出来的子女会不和睦,即便丈夫那边不好,那也太没自信),简直有点象强迫症或洁癖。还有一点有趣的是盟盟小时侯和种花爷爷厮混,天心家人努力不和那爷爷太亲密因为“害怕种种发生在别人和自己身上、触目可及的人际关系上的始乱终弃吧......”。这么夸张当然也和重感情有关,但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朱家人太敏感,二是怎么说呢,还是和所谓强迫症一样,对宽泛的人际关系的某种不信任和不自信吧。聪明人也有聪明人的软肋。

2010年01月05日

巴赫大无

小风说她是不忠实的巴赫粉,我想我也差不多。

久不听巴赫,有天无意中在网上听到Rostropovich的大无,忽然听到身体轻微抽搐,哭了出来。艺术总是有点神神叨叨的东西,以前看到有人笑说听巴赫哭是很搞的事,我想这没什么可难为情的。

那真是一次神秘的邂逅,经验完全不可复制。我疑心那是老罗的另外一个版本,不如之前听过的那个圆润,但就是打动人。老罗在教堂录制的版本我在电视上惊鸿一瞥过,网上也有视频了。听过一点老罗接受采访,那把声音真让人喜欢。

大无是完全超出一般人经验的作品,更别提我这种乐盲。我一直在想老罗拉的大无是怎么回事?能把大无拉出门道的绝非寻常人。他的演绎比Casals要更人性,我想来想去是,他更湿润。乍听上去,他那是一种更“文艺”的表达。老卡是不是干了点呢?我回过头去听一听老卡,豁然明白了老卡的魅力,说白了是两个词:自由和激情。

老卡既凌厉又松弛,他跟老罗的不同是老罗饱含感情,老卡要更心无旁骛。自由是什么呢?其实少有人能明白自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与其说摆脱外界的羁绊,不如说是连同内在的束缚一齐挣脱了,专注于他执着之处。那不是向谁能讨来的,只有你自己能给你。到他那个境界,外界于他已无扰。他是独立于外界而存在的自由之身。和老罗比,他的确“无情”。他已经与你我无关、无牵连了。我想这和小风说“巴赫的音乐有种遗世独立的美”是一回事。

至于激情,那当然是我一向喜欢巴赫的一个重要理由。用小风的话,就是“灵魂之内雄雄燃烧”。那种生命之火是支撑人活下去的重要理由,不论外界怎样,那团火不灭,生生不息。

老罗与老卡几乎是两个极端,但各有魅力。大无就是这么包容,到了一定程度,你往哪个方向去演绎都成立。听不懂也好,可以一直听下去。

2010年01月14日

张爱玲画像

在云也退那里看到第一张,差点笑倒,拿出手机要拍被他制止,说可以发给我。回来后搜了下,网上有:


像不像呢?我之所以笑场,是因为她更像苑琼丹。

这是笑个啥呢?

他那些名人画甚至包括了童年的莫扎特,一个小胖子。还有邓丽君、阮玲玉,这些人都被画笔消费得营养过剩,圆润娇媚。

刘野的这幅作品我倒是在几年前的某次展览中看到过:

其他的网上也能看到

最后我想问,刘野是不是奈良美智的饭?

关于 2010年01月

此页面包含了在2010年01月发表于日出之前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2009年12月

后一个存档 2010年02月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